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绝色双娇】(05)【作者:tina33c
绝色双娇】(05)【作者:tina33c
 字数:314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五回湖畔高潮
 
  笔者按:
 
  写好文章难,要写得合情合理的文章更难,要写好一篇合情合理的色文更加 难!
 
  要写到一篇可以弄湿/弄硬人的色文就更是难上加难!
 
  太多「文」但不够「色」,就不够娱乐性;太多「色」但不够文「,又会给 人看腻!
 
  今次,小妹选择以古龙先生的作品来写改编小说,实在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与小妹之前以金庸小说改编来写的色文比较,难度像是高了一点。
 
  首先,古龙先生的作品中有一些意景是和金庸小说很不同的,加上小妹比较 少看古龙先生的作品,对其中的人物/背景等等都不太熟悉。
 
  再者,只靠看电视剧/电影是不足以了解原着的精髓,况且它们多是改编了 原着的。
 
  幸好,古龙小说中,也不乏色之内容及细节,小妹是一点一滴的把这些内容 及细节记录下来,改编,修改,又再改编,又再修改,渐渐地整合出一个故事线 来。
 
  最后,小妹决定了孙蝶(流星蝴蝶剑)及铁心兰(绝代双娇)成为两位女主 角,并以女性的角度来编写剧情。
 
  *********************************************
 
                ——
 
  还有三天的路程才回到移花宫,花无缺决意的来到这个地方,这个他只来过 两次的地方。
 
  第一次,他次无意中经过这里时,他看到有一个美人在这个地方跳舞。 
  第二次,他看到这个美人在更衣及打扫地方。
 
  夜色己笼罩大地之时,他才来到这个地方。
 
  这里是人间的山谷,简直是一幅绝妙的图画。
 
  图画般的山林间,还亮着一点点灯光,灯光莹然映着那一间湖上的竹篱茅舍 , 一个蛾眉淡扫的美人,正在灯下缀着衣衫,像是等候着她要等的人来,这是一幅 多么美丽的图画。
 
  只要看到她,花无缺心里就充满了甜蜜和温暖,那双锐利的眼睛也立刻变得 温柔起来。
 
  屋内的她,仿佛知道那个人定会再回来看她,虽然在快活林中,有不小公子 哥儿对她体贴人做千依百顾将她当做仙子,不惜用尽一切方法讨好她,可是她对 他们并不在乎。
 
  她无论对任何人都不在乎。
 
  有时,她自己想想都觉得自己很可怕。
 
  也许就因为她对他们全不在乎,所以他们才对她这样死心塌地吧!
 
  她若真的爱上了他们其中一人,嫁给了他,他也许就会变得不在乎她了。 
  她现在很少去想这种事,也许因为她对人生已看得太透彻,所以她无论对什 么事都觉得很厌倦。
 
  她还年轻,本不该对人生看得如此透彻,本不该如此厌倦。
 
  包围着她的那些人,很多人年纪都比她大,可是他们无论对什么都觉得很有 兴趣一点点小事也会让他们笑个不停。
 
  有时候她简直觉得他们太幼稚,太无聊。
 
  望着清澈的水波,屋内的孙蝶忽然感觉到那个人就在屋外不远处,这人一直 静静地在那里,安静得就像是河岸边的泥。
 
  孙蝶本是个寂寞的人,如此美艳的女子,的确很难找到朋友;因为男人总是 想追求她,佔有她,而女人就总是嫉妒她,排斥她。
 
  她没有关起窗子,将长长的头发散下来,然后又慢慢地将身上衣服全都脱下, 就这样赤裸裸地站在窗子前。
 
  她也不明白为何自己会这样做,可能她是想他看清楚她的腰是如何坚挺纤细, 她的腿是如何修长笔直,她的胸膛如何可以埋藏很多很多男人的生命。
 
  她自己知道,她自已虽然十分年轻,但却自小在江湖飘泊,居无定所。 
  但现在,她却知道有人在看守着她,心中有一种幸福的感觉。
 
  虽然雾已渐渐淡了,她却无从知道这个人躲在那里。
 
  微风中传来泉水流动的声音,她披上一件鲜红的衣裳,慢慢地走出屋外的平 台,在栏架旁半倚半坐着。
 
  她喜欢听流水的声音,也喜欢给他偷看着,或许这样可以让她暂时忘却自己 的寂寞。
 
  她秀发松松地飘起,露出一双摄人的眼眸,眼神带着种说不出的美态。 
  她身穿那件宽大而舒服的鲜红衣裳之下,露出一条诱人的长腿,美腿白净得 比雪白还要白。
 
  她在凝视着四周,忽然道:「谢谢你来陪我,可以出来相见吗?」
 
  这是花无缺第一次听到她对他说话,她的声音比流水更动听。
 
  孙蝶道:「你知道我很孤单对吗?今次已是你第三次来,我闻得出你的气味 ……哈哈,我猜你多半是个男的,因为你在偷窥我;但又觉得你的化妆气味像是 个女的。」
 
  原来,花无缺的脸上,用了一种很特别的花粉来做化妆品,让他看起来更像 一个男人。
 
  花无缺没有回答,他无法回答。
 
  孙蝶的目光忽然移向远方,远方烟雾朦胧,瀰漫了她的眼睛。
 
  她轻轻问道「我只想问你,你恋爱过没有?」
 
  花无缺在想:「我恋爱过没有?我和师父们能算得是恋爱着么?」
 
  花无缺低头,他怕眼泪会流下。
 
  孙蝶的声音似乎带点无奈,道:「一个人若连恋爱都没有试过,岂非太可惜 了些?」
 
  花无缺几乎想问「你恋爱过吗?」但他没有问。
 
  孙蝶再问道:「如果你是个男的,就抛一块小石头入水中吧!」
 
  花无缺踌躇着了一会,他心想:「虽然自己的身体结构异常,但他就是喜欢 女人的。」
 
  花无缺便向湖中抛出了一小块石。
 
  孙蝶满心欢喜:「你果然是个男的,你喜欢我吗?」
 
  孙蝶身上的天一淫水毒还未完全解除,她的心里每天都在荡漾着,很想找男 人,甚至於来个女人也行,因为孙蝶是一位双性恋人。
 
  她又回想起水天姬座在江玉郎身上的那一幕,她简直不能忍受了。
 
  孙蝶故意让腰间的带子松脱了,她纤纤的腰子上,那双绵软的乳房,鲜红色 的乳尖,真叫人垂涎三尺。
 
  她美丽得彷彿是自河水中升起的洛神,在湖畔氾起春潮。
 
  花无缺的咽喉忽然堵塞,也不知道为了什么,他觉得有股热血自胸膛中涌起, 涌至全身。
 
  她的胴体之美,美在骨里,她既能引起人的非非之想,却又有着一种令人不 敢冒犯的庄严。
 
  花无缺知道她不是神,也许她比神更美丽,更神秘,她就像是魔鬼与仙子的 混合体,兼有了妖异与神圣两种迥然不同的气质,却又非常调和地出现在她身上。 
  过了不久,孙蝶的呻吟声也越来越频密,她双手按了在双乳上,花无缺终於 也忍受不住,慢慢地自慰起来。
 
  孙蝶慢慢地用双手抓紧自己那对天下无双的美乳,柔软中带着适中的肉感, 真令人爱不释手。
 
  她站立的位置中,刚巧有一支竹架的末端,竹架表面经过长年虑月的日晒雨 淋,表面变得十分光滑。
 
  孙蝶的下身无意中触碰上,她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下身便慢慢的在上面磨擦 着。
 
  花无缺看着,那娇嫩的芳草在竹架上来来回回,虽然,那竹子没有真的插进 孙蝶的下身,但是花无缺却在想像自己的棒子变成了那竹架,在孙蝶下身的芳草 中进进出出。
 
  花无缺看到这里,手中的动作加快了,另一只手却不停的按在胸膛上。 
  花无缺心中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剌激感觉,他一方面在细心偷看着孙蝶的身体, 另一方面,下身渐渐变大的棒子上,越来越有快感。
 
  花无缺在想着,除了大师父和二师父以外,这个女子是第三个让他兴奋的人。 
  他第一次冲动是在十三岁的时候,那时他半夜醒来,正是夏天。天气又闷又 热,半夜他被热醒,无意中发现大师父邀月宫主正在出浴。
 
  月光从庭子顶上照下来,照在她赤裸裸的发着光的胴体,她的手在自己胸膛 上轻揉,咽喉里发出声声梦呓殷的呻吟。
 
  邀月宫主是他的大师父,平时和他练功时,十分严肃,现在竟变得如此娇柔。 
  然后她身子突然痉挛整个人都似已虚脱。
 
  就在这时,他觉得有一双温柔的手,在自已的背后伸出来,原来是二师父怜 星宫,从背后把他抱着。
 
  他感觉到二师父赤裸裸的身躯紧贴在他背部,他咬紧牙。闭起眼睛,汗水已 湿透了衣服。直至她为他解除了下身的冲动,且为他清洗,之后她便抱着他一起 入睡。
 
  花无缺想这里,便忍不住了,高潮来了,精液射了入湖水中。
 
  在同一刻,孙蝶口中的呻吟声越来越淒美,她更发劲的在自己身体上下抚摸 着,不久也来了高潮,一声仰天长叹,她双腿开始无力,整个人倚着栏柱座了在 地上喘息。
 
  孙蝶在想: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他如此近距离的在偷看她,但他却是不愿意 走出来和她见一面。
 
  湖畔的雾,像是渐渐地被吹散,两人的眼光,凝视着远方,整个天地像是停 顿了下来。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