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黑暗宝石】(完)【作者:我就一茶几
黑暗宝石】(完)【作者:我就一茶几
 字数:8639
 

  可恶!
 
  一实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疾走。
 
  可恶!可恶!可恶!
 
  这是他的习惯,通过这样的行为来发泄心中的积郁。
 
  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 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可恶啊啊啊啊啊!!
 
  但是今天无论他怎样折磨自己的肉体,心中的怨念也无法像平时那样随着汗 水排出。心中那团漆黑的火焰越发的烧灼着他。
 
  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叶子姐!
 
  自己最喜欢的女人明天就要结婚了,对像是自己的大哥。这是一场所有人都 为之祝福的婚礼,除了自己。
 
  这么突然就告诉我这种事,我怎么可能接受啊!?
 
  不,其实并不突然。那两个人之间的事简直是一目了然,只是自己一直都强 迫自己闭上眼睛,装作没有看见而已。
 
  我不同意,我不同意啊!
 
  但是一实心里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没有反对的立场和理由。自己所有的,只 是单纯的嫉妒,是连自己都觉得丑陋的感情。但是,却也是自己最真实的感情。 
  可恶!我……到底该怎么办!?
 
  「……来!」
 
  咦?什么?刚才……好像听到有谁在叫我?
 
  「……在这里……快来!」
 
  真的有人在叫我?但是好奇怪,那个声音好像是直接从自己脑子里发出来的。 这什么啊,灵异事件?
 
  「……来!这里有你想要的力量!!」
 
  我想要的……力量?
 
  不知不觉间,一实改变了前进的方向。人群和喧闹声渐渐落在了身后,当他 穿过一片树林后,一片废墟出现在他面前。
 
  这里是……神社?
 
  不远处可以看到尚未拆除的鸟居,地上的废墟也依稀能看出原本的模样。但 是现在只是一堆等待清运的垃圾而已。随着城市的发展,抑或经营不善香火败落 之类的原因而被破弃的神社并不新鲜。而一实在意的也不在此。
 
  哪里……在哪里?
 
  「……这里……来……快来!」
 
  寻着声音的方向,一实来到了神社废墟则的最深处。这里原本是御神木的所 在地,不过现在只剩下一个土坑而已。而声音似乎正是从土坑的底部传来的。 
  一实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在这里吗?
 
  「……没错!来,接受我……接受属于你的力量吧!」
 
  呼!
 
  毫无征兆的,从泥土中有什么飞了出来,撞入了一实的右眼!
 
  「哦啊啊啊啊啊!!」
 
  剧痛!一实的视线一下子被自己的鲜血所遮盖。他惨叫着捂住了右眼,跌倒 在土坑里。
 
  但是又不止是剧痛。从被异物侵入的右眼里,一股黑暗、深邃、粘稠、滚烫 的力量流了进来。流进了一实的体内,流进了他的心底。这股力量慢慢的改变着 他的肉体和更深处的一些东西。
 
  「哦哦哦!唔……啊啊!哈……哈啊!哈啊!」
 
  一实缓缓的放下捂着右眼的手,睁开眼皮。血流得远比预计的少,视界也似 乎还和过去一样。但是,刚才发生的事并不是他的幻想,有一些东西确实的改变 了。
 
  在一实右眼的眼框里,并不是他原本的眼组织。那是反弹着阳光,散发出莫 名邪恶之感的——一块黑钻石!
 
  时间是深夜的11点。在经历了喧嚣的婚礼之后,一诚站到了从今天起将和 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共同拥有的卧房门前。虽然婚宴上被亲友和同事灌下去的 酒精让他神志模糊,但发自内心的喜悦仍然让他感到精神无比的振奋。
 
  「叶子,我进来了!」
 
  一诚推开虚掩着的房门。他的妻子,善良温柔而又美丽的叶子穿着洁白的婚 纱正安静的坐在床上等待着他。
 
  「叶子,我们终于在一起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一诚坐到叶子的身边,开心的向自己的爱人诉说着。对于他滔滔不绝的情话, 叶子仿佛害羞似的低着头,一言不发。
 
  「哈哈哈哈!啊,叶子你怎么不说话,嗯?……叶子?叶子!」
 
  一诚终于发现了不对。他的妻子叶子那美丽的双眼呆滞而木然,从中几乎看 不到一丝生命的活力。
 
  「叶子?叶子你怎么了?叶子!」
 
  一诚摇晃着叶子的肩膀,呼唤着他心爱的女人。这时,房间里本不应该存在 的第三个人发出了声音。
 
  「大哥……」
 
  「一实,你怎么……」
 
  一诚的话只说了一半,因为他看到了一只黑色的眼睛。那只深邃璀璨的眼睛 向他射出一道漆黑的光芒……然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呼——」
 
  一实深深的松了一口气。事情顺利得超过了他的预想,之前的担忧、忐忑和 犹豫都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一实癫狂的笑了出来,尽情的宣泄着之前的紧张与不安。笑声放肆的拍打着 属于新人的爱巢,但爱巢的主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们只是并排坐在粉红色的 婚床上,呆呆的一动不动。
 
  「哈哈哈!哈哈!哈……」
 
  终于笑够了似的,一实停了下来,脸上带着诡异的笑意,缓缓走到自己的 「哥哥」和「嫂子」面前。无言的对峙了一会之后,他伸了手,落在他渴望已久 的丰满胸膛上。
 
  「真棒!」
 
  一实揉捏着无论法律还是伦理上都不应该触碰的柔软,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当然,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叶子!」
 
  听到他的呼唤,原本毫无反应的叶子抬起头,用暗淡无神的双眼看向一实。 在那里,一只黑色的眼睛散发着邪恶的光辉,摄住了她的目光和心灵。
 
  「叶子,你听到我的声音了吗!?」
 
  房间里原本用来渲染温馨浪漫气氛的灯光莫名的闪烁着,在一实的背后拖出 一片巨大而狰狞的黑影。
 
  「是的……我……听到……」
 
  叶子张开口,但声音中却丝毫没有活人的情感,仿佛在说话的只是一台冰冷 的机械。但是,一实却满意的勾起了嘴角。接着,他又同样唤「醒」了自己的哥 哥一诚,然后问道。
 
  「大哥,叶子,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知道,你是……一实。」
 
  「那么……你们知道我对叶子你的感情吗?」
 
  短暂的停顿,却仿佛一个世纪一样的漫长。
 
  「……是的,我们知道。」
 
  果然吗?也对,自己那种幼稚的表现,看不出来才奇怪吧!
 
  「也就是说,你们明知道我的感情,明知道我会痛苦,却还是要结婚?为什 么?为什么!?」
 
  「因为我深深的爱着一诚。」
 
  「因为我深深的爱着叶子。」
 
  「爱?因为爱是吗?呵呵呵……呵呵呵呵……」
 
  一实低下头,阴沉的笑了起来。当他再次抬起头来时,那只黑色的右眼里熊 熊燃烧起了比黑暗更加漆黑污秽的火焰!
 
  「爱吗?很好!那你们就继续去爱好了!但是啊,让我的感情落空,你们多 少也会感觉愧疚的吧?」
 
  「……是的。」
 
  「所以你们想要补偿我!」
 
  「是的……我们想要补偿你。」
 
  「那个补偿就是……叶子的身体!」
 
  一实一边编织着语言,一边催鼓着右眼中的邪力。超越人智的力量侵蚀、压 制着一诚和叶子的思想,强迫他们按照一实的意志去思考。
 
  「……补偿……叶子的身体……」
 
  「怎么样?我很大方的哦!你们尽管继续爱着对方也可以,我原谅你们。所 以作为回报,从此以后叶子的身体就是我的东西了,没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在黑钻石的魔力面前,只是普通人的一诚和叶子从一开始就 没有任何反对的能力。
 
  「……是的,我们……爱着对方。但是……我的(叶子的)身体是一实你的 所有物。」
 
  「很好,记住你们说过的话……永远记住!」
 
  两点火星从一实右眼的黑色火焰里跳了出来,钻进了一诚和叶子的眉心。 
  「啊!」
 
  明明只是两点比米粒还小的火星,却撞得两人齐齐向后一仰。
 
  「……唔!怎么了?」
 
  「咦?刚才发生什么了?我……一实你……啊啊……」
 
  「大哥,叶子,你们叫我来你们的房间有什么事吗?」
 
  一实收起了右眼的火焰,笑着问道。
 
  「我们叫你来?」
 
  「呃,好像是的……对,是我们叫你来的。然后……啊啊,对了!」
 
  一诚和叶子仿佛终于想起了什么,向着站在他们面前的一实露出了笑容。 
  「一实,你其实是喜欢叶子的吧?」
 
  「是的,你们知道了?」
 
  「对。所以身为你的大哥却夺走了你喜欢的女人,我……我们很愧疚。为了 补偿你,我们决定把叶子的身体让给你!」
 
  「把身体给我的意思是?」
 
  「就是说,从此以后我的身体的所有权和使用权都归一实你所有!」
 
  叶子妩媚的笑着,淡然说出了将自己贬低为物品的话语。
 
  「一实你可以任意的命令我做任何事,无论对我的身体做什么我都没有反对 的权力。一实你身为一个健康的男孩子,对女性的身体一定很有兴趣吧?现在你 尽可以随意的玩弄我的身体,尽情的在我的身体上发泄你的欲望!」
 
  「而且从此以后,没有一实你的许可,任何人……包括我在内都没有使用叶 子身体的资格。对不起,叶子。以后没有一实的允许,我连你的一根手指也不能 触碰了。不过即使我们的身体被分开,我的心还会永远和你在一起的!」 
  「我也是!一诚,虽然我不能再用这个身体为你做任何事,但我对你的爱永 远不会改变!」
 
  一诚和叶子深情的对视,向对方倾诉自己坚贞的心意。然后转回头来看向一 实。
 
  「一实。这样子的话,你愿意原谅我们吗?」
 
  「好吧,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原谅你们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啊啊……太好了!」
 
  两个人脸上都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谢谢!谢谢你一实,谢谢你愿意原谅我们!」
 
  「嗯,谢谢你一实!那么,我这里还有一个惊喜给你!」
 
  「惊喜?」
 
  「是的!」
 
  叶子双手合在胸前,用比鲜花更加娇媚的笑脸说道。
 
  「就是我的处女!我的肉穴还没有被任何人使用过,现在就请一实你贯穿它, 把我一直珍惜到今天的处女夺走吧!」
 
  「什么?真的吗!?」
 
  这确实是一个莫大的惊喜!以两人表现出的恩爱,一实还以为这一道关卡早 就已经被突破了呢。不过想想,这两个人都是那种古板而不懂得变通的性格,所 以「最后一步要等到结婚之后」也是可以想象的。总之,对于得到好处的一实来 说,这是名副其实的意外之喜!
 
  「嗯!那么,我现在就把处女献给一实你!」
 
  说着,叶子就伸手准备脱掉身上洁白无瑕的婚纱。
 
  「等一下!」
 
  但是,一实喝止了她。
 
  「别脱,我要你穿着这件婚纱让我干你!」
 
  没错,在这个新婚之夜,在这间爱巢里,在属于两人的婚床上,在一旁身为 丈夫的一诚的注视下,侵犯他穿着婚纱的妻子,用自己的肉棒夺走成为了自己嫂 子的叶子的处子之身,唯有这样才能让一实得到真正的满足!
 
  「哎?……好吧,我明白了。这个身体已经是一实的了呢,想要怎么使用它 都是一实的」
 
  一瞬间,叶子的眼中泛起了小小的波澜。不过随着眼底一簇黑色火焰无声的 摇曳,那一点波澜毫无反抗的被镇压了下去。
 
  「那么一实,我现在该怎么做?」
 
  「嗯……对了!叶子,请你现在把你的胸部露出来让我看看可以吗?」 
  「好的!」
 
  叶子服从的将露肩礼服式的婚纱拉下一截,露出自己充满母性的高耸。接着 解开与婚纱同色的无肩带内衣,准备扔到一边。
 
  「等一下,把它给我!」
 
  「是。」
 
  虽然有些不明所以,但是叶子还是顺从的交出了手中的内衣。
 
  「真香!」
 
  一实将内衣凑到鼻前,像个痴汉一样下流的呼吸上面的味道。
 
  「而且好大!叶子,你的内衣尺码是?」
 
  「是F。」
 
  「果然!啊,这真是太捧了!」
 
  一实开心的揉捏着手中的内衣。
 
  「继续!现在把你的内裤也脱下来给我!」
 
  「好的。」
 
  为了执行一实的要求,叶子撩起婚纱长长的裙摆。这使得她穿着白色吊带丝 袜的美腿和大半个肉感的雪臀都暴露了出来,让一实大饱眼福!当然,叶子对此 并不在意,因为一实只是看到了已经属于他的东西而已。
 
  「给。」
 
  叶子微笑着将带着自己股间热气的内裤放到一实手中。
 
  「……很好……非常的好!」
 
  一实看着叶子。这个美丽的,对着他微笑的,属于他的女人!
 
  「现在……」
 
  一实掏出已经快要顶破他裤子的肉棒。
 
  「现在躺到床上,分开你的双腿!」
 
  「是……是的。」
 
  叶子依言照做,但脸上却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紧张的神情。
 
  「怎么了,叶子?」
 
  「啊啊……一诚,我有些害怕!」
 
  「放松,没事的。」
 
  一诚靠近过去安慰着自己的妻子,但身体却始终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不过别担心,应该不会很痛的。」
 
  「嗯……好……」
 
  看着两夫妻间互相关爱的表现,一股漆黑的感情充斥在一实心中。他恶毒的 笑着,说出了更加残酷邪恶的命令。
 
  「呐,大哥。我为叶子开苞这么重要的一幕,不好好的记录下来可不行呢! 所以能请你帮忙拍下来吗?」
 
  「拍下来吗?好的,我明白了!」
 
  一诚爽快的取来了一台崭新的数码摄像机。那似乎是他为了今天的婚礼而新 买的,里面应该正保存着今天他和叶子在婚礼上的场景。而现在,它即将拍下新 娘被寝取破处的全部过程。
 
  「谢谢你哟!大哥你这么通情达理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哈!那就拜托你了, 一定要拍得精彩一点喔!」
 
  「嗯!放心吧,一实。我一定会把叶子最淫荡的一面都拍下来的!」
 
  看着调试好镜头,一脸认真的专注于拍摄的新郎。一实带着扭曲的畅快感转 过头来,按住新娘叶子的大腿内侧,将饱满的双腿向两侧按压到底。这个动作使 叶子双腿间白洁的肉唇左右打开,露出了里面粉红色的诱人凹陷——在其最深处, 隐约可见一层淡粉色的肉膜!
 
  不过眼前的绝景并没有让一实丧失理性。他努力的让自己保持淡定,只是用 肉棒在叶子美丽的肉穴周围轻轻的磨蹭。只是这样的行为就为他带来了强烈的快 感。无论是为了今天的婚礼而精心打理过的整齐耻发,还是饱满光洁充满肉感张 力的大腿,抑或是将这份饱满束缚其中有着和肌肤有着截然不同质感的白色丝袜, 都让他的肉棒舒爽到了足以飞天的程度!
 
  但是一实勉强的忍耐住了暴发的欲望。自己今天的第一发精液,成为真正的 男人后的第一发精液是十分重要的,绝对不能随便!而为了有一个完美的第一次, 他就需要一些「准备」!
 
  「叶子,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
 
  一实催动起黑钻石的力量。强烈的欲望不仅没有影响他的控制力,反而让他 更加贴近了那力量的本性。黑色的火焰弥散开来,与他的意志结合成一体,让他 能仿佛能够掌握一切!
 
  「听着!当我进入你的肉穴,贯穿你的处女时你会感到剧烈的痛苦。但是! 在这之后这份痛苦就会转变成双倍的……不,十倍的快感!我的每一次抽插都会 让你感到前所未有的快乐,而接着的下一次又会比之前更加强烈!最后当我在你 里面射精时,所有的快感将会叠加在一起在你的身体里暴发出来!准备好了吗?」 
  一实最后调整了一下位置。他没有去等待叶子的回答,所有物没有反对主人 的权力!
 
  「我来了!」
 
  「咿呀呀呀呀!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
 
  叶子的身体一下子像虾子一样弓起,用力之猛几乎让她从床上弹跳起来!一 口整齐的银牙紧咬,原本美丽的脸庞毫无血色!
 
  「很痛吧?」
 
  一实看着这个自己过去深爱的女人,当看到她眼中的泪水奔涌而下的时候, 心中忍不住感到了一丝愧疚和怜悯。但是——征服和施虐的快感却更凌架其上! 
  「没关系,接着这一下……就让你舒服!」
 
  压制住叶子本能的挣扎,忍耐着肉棒摩擦肉穴的疯狂快感,收腰、蓄力,然 后像一支劲弩一样射出!
 
  「啪!」的一声,绷紧的腹肌击打在了弹软的臀肉上!
 
  「唔啊!哈啊啊啊啊啊啊!!」
 
  同样高亢的尖叫,但这次不再是因为痛苦,而是快乐!
 
  「怎么样?叶子,我干得你舒不舒服啊?」
 
  「舒服?哈啊啊?好厉害!没想到做爱……是这么舒服的事!」
 
  「叶子,真的那么舒服吗?」
 
  一诚一脸关心的凑近叶子。
 
  「真的哦,亲爱的!一实的肉棒又粗哈啊?又长,插得好深……好深……哈 啊嗯?一直都进到子宫里来了!啊啊?还在里面搅动!啊啊啊?腰自己动起来了! 不行了,舒服得我要疯掉了?!」
 
  「真的吗?太好了!谢谢你一实,谢谢你让叶子能够有这么美好的体验!」 
  一诚发自内心的向一实感谢道。
 
  「不用客气呢,大哥!从今以后,我会每天替你干叶子的肉穴!玩弄她的身 体!哈哈哈哈!」
 
  一实几近癫狂的大笑着,在叶子雪白的肉体上驰骋!
 
  「怎么样叶子,你愿意吗?愿意让我每天奸你!操你!干你!嗯?!」 
  「哈哈啊?我愿意!我什么都愿意!嗯啊?啊啊啊啊?那、那里不可以!弄 那里的话啊哈哈哈哈?我要疯掉了!脑子里什么也……不行了?已经不行了咿呀 呀呀!!」
 
  叶子完全丢掉了平时的端庄淑雅,像一条狂乱的白蛇一样在一实身下扭曲摇 摆!当然,这样的叶子正是一实想要看到的!
 
  「哈哈哈!棒极了叶子!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嗯?一个彻头彻尾的荡妇!母 猪!这才是真正适合你的样子不是吗!?以后就让就永远当一只供我泄欲用的肉 壶!当我的肉便器好了!怎么样,高不高兴啊!?」
 
  「唔哦哦?什么……啊啊啊?脑子……一片空白……哈啊啊?我是……嘿嘿? 嘿嘿嘿?!」
 
  叶子语无伦次、双眼翻白,一副完全沉醉在性欲中的样子。而一实也感到自 己逼近了极限!
 
  「哦哦哦哦哦哦……射了啊啊啊啊!」
 
  「哈哈哈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叶子高亢到几近哀鸣的淫叫声中,一实将灼热的精液尽情的射了进去! 
  「呼!亲爱的叶子……你真的是太捧了!」
 
  一实看着从因为激烈摩擦而有些红肿的肉穴里缓缓流淌而出的白浊精液… …以及一丝丝混杂其中的破瓜之血。强烈的成就感让他忍不住翘起了嘴角。 
  「哈……哈……哈……哈啊?啊啊……」
 
  虽然过程只有短暂的几分钟,但过于疯狂的快感却让叶子因这短短的几分钟 而精疲力尽。燃至失神的她无力的瘫在床上,一边因快感的余韵而不时抽搐,一 边仿佛快要溺死了一般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但是,叶子她没有意识到,现在的她在一实的眼中是怎样的。被她的香汗所 濡湿的婚纱已经变成了半透明的状态,紧紧的吸附在她凹凸诱人的肉体上。裸露 的丰乳颤颤巍巍的耸立着,并随着她激烈的呼吸而起伏摇曳。再加上随着汗水而 弥漫在空气中的雌性气味,以及娇软无力任人摆布的姿态。对男人来说,她几乎 就是「可口」这两个字的具体形态!
 
  「……」
 
  虽然刚刚射过一次,但看着如此秀色可餐的叶子,一实很快又硬了起来!而 在完成了「夺取叶子的身体」这个即定目标之后,他有了更多的余裕。让他想要 更多更多的去感受面前这个美的女人,去占有、享用她的全部!而最后,他的目 光落在叶子美丽的脸庞,落在了那两片微微开启着,如同鲜血一般娇艳红润的上 唇上!
 
  「让开!」
 
  一实一把推开叶子身旁一脸担心的一诚,将沾满精液的肉棒送到女人的鼻子 底下。
 
  「别躺在那里装死,过来舔我的肉棒!」
 
  虽然一副双目无神失魂落魄的样子,但在听到一实的命令后,叶子下意识的 伸出了舌头。
 
  「嗯……嗯……嗯啊……」
 
  美人的香舌一下一下的舔在一实丑恶的肉棒上。还处于半失神状态中的叶子 虽然服从了命令,但她的动作机械而呆滞,于是一实很快就失去了耐心。 
  「给我过来吧!」
 
  扯着叶子乌黑亮丽的长发,毫不顾惜的拉起她的头。肉棒粗暴的顶开柔软的 红唇捅进了她的嘴里!
 
  「唔……唔嗯!」
 
  「喔喔喔!爽!好爽!叶子,你的嘴穴一点都不比你下面差呢!哈哈哈哈!」 
  对着毫无反抗之力的叶子,一实一边笑着一边施以凌辱。肉棒肆无忌惮的在 娇嫩的喉咙里翻搅,而对叶子痛苦的表情和泪水视而不见。
 
  「话说大哥,叶子的嘴穴你应该也没用过吧?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呢。叶子的 嘴穴不但又湿又滑,而且吸得肉棒超爽!比干她的肉穴还要爽!真是超一流的嘴 穴呢!」
 
  「……那个,我有和叶子接过吻。」
 
  「接吻?啊啊,没错呢,我的肉棒现在就在和她接吻哦!哈哈哈哈哈哈!呐, 叶子,你最喜欢的精液又要来了哦!准备好了吗?一滴也别浪费的……给我吃下 去吧!」
 
  几近癫狂的疯笑着,一实毫不留情的将肉棒直直的一捅到底!
 
  「唔……唔嗯嗯嗯嗯!!」
 
  叶子痛苦的双眼翻白。虽然努力的吞咽,但一实暴发的份量显然超出了极限。 白浊腥臭的精液从她的嘴角和鼻孔里满溢而出,弄污了她美丽的脸庞。
 
  「咳咳!咳咳咳咳!」
 
  叶子凄惨的模样没有让一实产生丝毫的怜悯,倒不如说反而刺激起了他的施 虐心!
 
  「既然肉穴和嘴穴都玩过了,那么就把奶穴也开发一下吧!来!用你那对淫 荡的大奶子夹住我的肉棒!对,就是这样,自己动起来!话说大哥应该也没有干 过你的奶穴吧?那么我就不客气的享用了!夹紧一点!再夹紧一点!棒极了!哈 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一次,腥臭的精液被喷洒在了叶子纯白的婚纱和丰满的乳房上!
 
  「嘻……嘻哈哈哈哈!叶子你实在是太棒了,棒极了!哈哈哈哈哈哈!啊哈 哈哈哈哈哈!!」
 
  完全没有放过叶子的意思,一实一次次的在叶子的身体上发泄着自己的欲望。 时而让叶子摆出小狗尿尿的姿势,像野兽一样从后面蹂躏她的肉穴。时而一边揉 弄酥软的乳房一边命令她为自己手淫,用纤纤十指套弄肉棒并在上面涂满粘滑的 精液!而这一切都被一旁的一诚认真的拍摄了下来!
 
  在第七……或者是第八次,在叶子的脸上射出了精液之后,即使是得到了邪 力的一实也感到了疲惫。看着整张美丽的脸庞几乎都被自己的精液覆盖,而性感 的身体和纯白的婚纱上也遍布精液的叶子,一实在感到发自内心的满足的同时, 也决定给这个美好的夜晚一个完美的结束。
 
  「哈……哈……今天,就先玩到这里吧!那么大哥,过来给叶子最后一个特 写吧!」
 
  「啊啊……好、好的!」
 
  虽然一脸对妻子的担忧,一诚还是将镜头对准并调好了聚焦。
 
  「啊……啊啊啊……啊啊……」
 
  叶子双目无神的呢喃着,近一个晚上的折磨和大量的失水让她的脸色像死人 一样的苍白,而消耗殆尽的体力则让她完全无力抵抗一实的摆布。在一实的控制 下,她面向丈夫手中的摄像机,打开双腿,双手颤颤巍巍们举起并作出剪刀的姿 势。脸上、胸口,最多的是红肿得难以合拢的肉穴里,精液像融化的奶油一样在 她的身体上流淌。
 
  「好了,来笑一个吧。今天可是叶子你成为大哥妻子和我的肉便器的日子, 你应该很高兴的不是吗?所以开心一点,好好的笑一个!」
 
  「啊……啊啊……啊呜。」
 
  在听到一实的话后,叶子的脸上缓缓的……缓缓的露出了一个虚幻而扭曲的 笑容。那个笑容与她身后挺着肉棒残酷的淫笑着的一实一起落入了镜头之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皮皮夏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