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七女神】(01-05)【作者:百里居
七女神】(01-05)【作者:百里居
 字数:151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七女神
 
  下面要讲七女神的故事,这是凝集了战争与奇幻的真实历史。除了特殊需要, 故事里几乎没有男性角色。所以你尽可能的享受每个女性角色的魅力,去体会这 一段惊心动魄的传奇,你会爱上她们。现在就开始跟着她们去开始冒险之旅吧。 
              第一部北域伏魔
 
                圣殿
 
  在南方世界的圣域大厅里,跪拜着七个妙龄女子,当日她们也是本故事的主 人公,正在接受一项重大的任务。这七个女孩子分别是:
 
  嘉米,昵称蜜儿,淫称美逼。20岁,身高168cm。具有皇族血统,团 队的领袖,也是年龄最小的一个。皮肤白嫩,笑容旷世般甜美。武器为黄金长矛, 这也是女神族近百年传承下来的领袖标志性武器,只有团队的最高领袖可以使用; 
  周之胴,昵称胴胴,淫称肥逼。28岁,身高170cm,外表高冷美颜, 身躯肥硕,丰乳肥臀,是七人中最丰满的,善使长鞭;
 
  沐柒,昵称七七,淫称骚逼。26岁,身高165cm,水乡出生,才貌兼 备,眼睛大而灵,是又一智囊,善远程攻击,武器是雕玉弓和利箭;
 
  萧遥,昵称淆淆,淫称浪逼。27岁,身高161cm,皮肤略黑,脸上的 大酒窝是特征,楚楚动人,说起话来却停不住。武器是手钩;
 
  白非非,昵称非非,淫称淫逼。22岁,身高162cm。肤白貌美,精通 多国语言,号称江南侠女。是团队中的智囊之一,武功也了得,武器是折扇和飞 刀;
 
  张小矢,昵称灵猫,黑鲍,淫称毛逼,25岁,身高164cm,双眼雪亮, 薄唇,尖下巴,有名的黑珍珠,身体灵动,喜皮衣皮具,身为先锋官,双手使忍 者匕首;
 
  杨晓柔,昵称山山,淫称黑逼,30岁,身高166cm,皮肤暗色,嘴唇 厚而性感,眼神妩媚风骚,为七人中年龄最长者,她是唯一从上一次北域战争中 存活下来的。武器为著名的长空破晓剑,也是上一次战争中唯一从敌手里夺回来 的七柄剑之一。
 
  而这七柄剑,正是世上所有武器之精华所在,结合天、地、人灵气所锻造, 传世已三百年有余,原为赤金国七位女护法所使用,也就是国家的七位保护使者, 号称七女神。这也是该国重要地位象征。而在一百年前的剑山之战后,女神国的 北域疆土为外来的魔势力所侵占,七柄剑也全部落入他人之手。百年间,女神国 共进行了九次反击,以期夺回故土,而多数以失败告终,领土得而复失的情节反 复经历。而这一次,则集结了号称有史以来最强的一次反击阵容,就是培训了十 五年有余的新七女神这七个女子都是风华绝代的美女,不世而出的尤物。以收复 故土,重夺七剑。
 
  由于这七柄剑流失已久,部分信息的掌握还是来自古书记载或是口头流传, 以及十年前的北域战争中得到的状况。关于这七柄剑相对确切的消息是:
 
  长空破晓剑:俗称长空剑或长剑,色泽银亮,剑身细长,为七柄剑中有型剑 中最长的,长达七尺,从上劈下时犹如银线划破长空,伴随尖锐的风声,因此而 得名,这也是七女神阵容中唯一拥有的一把剑,为杨晓柔所用;
 
  翠竹蔓蛇剑:俗称翠蛇剑或软剑,通体翠绿,剑身细软,可暗缠于腰间或腿 上,使用时犹如青蛇游动,可长可短,伸到最长时比长空剑还要长上倍余; 
  落红飘香剑:俗称飘香剑或花剑,剑身雕花,美感十足,是七柄剑中看起来 最美,也是最具女性化特征的。剑锋所及之处花香四溢,杀戮中刺下的鲜血会染 红剑身上的花瓣,娇艳中透满狰狞;
 
  剔骨削魂剑,俗称削魂剑或古剑,为七剑中最先锻造出来的,原为剑身最薄 的,由于年代久远,杀戮过多,已分不清剑身原先的颜色,通体玄黑,没有光泽, 且剑身变为最厚的了,剑刃钝拙。由于此剑冤孽深重,并非所有人能够掌握,功 力不够者,往往容易被剑所掌控并易致疯魔;
 
  百毒千胄剑,俗称百毒剑或毒剑,剑身为紫色,剑本身材料即含百种毒物, 而又又经在千种毒素中浸泡,使用时剑体自有毒液漫延,犹如毒蝎嗜人,被伤者 往往中毒惨死;
 
  冰火两极剑,俗称冰火剑或冰剑,剑身通体透明,由天然冰石打造,据传说 剑身能够冷至极寒,又能烧至极燃;
 
  日月星辰剑,俗称天剑,为最神秘的一只剑,也据称威力最大的一柄剑,但 对其外观特征古书上也记载模糊,貌似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人见过,因此也有人对 其真实性存疑。
 
  七女神的任务绝非简单,她们要奔赴北域,降诛魔,收失地,夺七剑,并参 悟七剑的奥义,最终人剑合一、众神归位,从而为女神国带来永远的保护和安宁。 
  她们已经准备得够久,是时候出发了。
 
                北域
 
  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女神出征前也要对敌方的境况有个掌握。这北域 说来只有千余平方公里的土地,主要有五个地理部分,分别是东南方的翠竹海, 西南方的漫花谷,中心的剑山,东北方的魔域城和西北方的冰雪宫。
 
  说道这里,可能你已经大概心中有数,这五个方位和敌魔手中的六柄剑的关 系。而这六柄剑到底在谁手中呢或这这六个地盘的守卫者到底都是何人呢。根据 女神族现在所掌握的消息,情况大抵如下:
 
  翠竹海:领主为雷思雨,昵称思雨,翠蛇剑正是为她所有。有一名副将,名 曰燕婗,昵称婗婗,武器未知;
 
  漫花谷:领主为苏渺,昵称渺渺,所持的是落红飘香剑,她的副将为齐刘海 的林喃,昵称紫喃,武器为短柄链子锤;
 
  剑山一直为封闭的状态,目前由西北方的冰雪宫代管,而据说魔域中遴选出 的天赋最高的少女,名星野,昵称星儿,正在此处参悟和修炼传说中的日月星辰 剑,据悉不日即可出关,这也是女神国急于发兵的重要因素;
 
  魔域城:城主为田婧,她喜欢别人称她为婧王,御姐范,野心巨大,使用的 是无比残忍的剔骨削魂剑。副将未知;
 
  冰雪宫:冰雪宫深处西北,离其它几处距离较远,却是目前整个北域势力最 强大的领地,宫主为霍冰,昵称冰冰,她也是现今整个北域的总领主,可以统领 其它四地并发号施令。单其冰雪宫麾下据说既有「三使两师」的副将整容,一方 实力就可以和其余四地相匹敌。冰火两极剑即为冰雪宫所有,并有传闻百毒剑也 属于此宫中。
 
  翠竹海和漫花谷的南端为三百里岩浆河,这也是分割北域和女神国的天堑, 中间只有一道石崖路能够通过,中间多处已断,只有轻功了得的人方能通过,非 常人所及。没人能够度过,这也是能够保证两国多年相对安稳的重要原因。 
                (二)
 
                岩浆河
 
  七女神分为两个小队,前面的现行队伍为胴胴,小矢和晓柔三人,主要为探 路,预警和清除前方障碍,尾随部队为嘉米等其他四人。
 
  从圣殿出发,快马三日既到了国境边的岩浆河畔,由于马匹无法过河,只能 沿石崖路步行渡过,赤红的岩浆滚滚流动,还没到河畔就已经感到炽热了。而看 不到边际的另一端,就是魔域了。
 
  来到岩浆河畔,却见一身材不高提着竹篮的少女站在河边。走近看只觉得得 眉清目秀,眼睛水灵灵,皮肤水嫩嫩的可爱动人。如此荒郊野外,杳无人烟的地 方,何处来得如此明眸善睐的女孩,着实让人心疑。小矢和晓柔过来寻问。 
  「你是谁,怎么在这里?」小矢问道。
 
  「我想过河去看看,你们带我过去吧。」她说,清澈的双眼和小矢的双眸对 视,小矢的心中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波动。
 
  「不可能的,这里非常危险,你赶快回家去」晓柔厉声说道。
 
  少女望了下晓柔,又转回和小矢对视,
 
  「你们可以的,因为你们很厉害」她说。
 
  「你知道我们是谁?」小矢问,因为这次出行时绝密的,不可能有外人知道 的。
 
  「不知道,但看上去就是了」少女大量着小矢,只见她全身上下为紧身的皮 具,黑色过膝的皮靴,手上也是黑色的长皮手套,黑皮短裙也刚刚遮过腿根。上 身两道黑色的皮带在胸口前交叉,将乳房遮住,而小腹、肚脐,腰肢和大半的背 部都裸露在外。
 
  小矢嘴唇微动,略笑,还是说「回去吧,这里确实不适合你。」
 
  少女眼中掠过一丝失望,马上又恢复了清澈,是说「也许吧。那请你们一定 要吃一些我采的草莓吧」。
 
  说着把手里的竹篮递到二人面前。晓柔难掩一丝冷笑,摇摇头转身即走开了。 
  小矢看着满蓝新鲜的草莓,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好,你就送我一个好了」。 
  说完拿起一颗草莓,也转身过去。
 
  「你太不谨慎了」走不远处,晓柔对小矢说道。
 
  「恩」小矢便什么也没说。
 
  「这女孩绝不简单,要不绑了送回去审问。」晓柔说。
 
  小矢没再接茬。
 
  胴胴听她们二人说了情况,二话没说,走到少女面前,托起她的脸,端详了 一下,她丰满高大的身躯与较小的女孩形成鲜明对比,少女似有些惶恐,什么也 没说。胴胴以命令的口吻对她说:「离开这里,立即消失。」少女不得不走开, 不一会身影已消失。
 
  嘉米等人的大部队到达后,便开始逐一等上了度过岩浆河的天路。她们也远 远注意到了岸边的少女,但晓柔等人知会后,便也没再问。
 
  后来,当嘉米问起为何小矢会放下戒心吃少女的草莓时,
 
  小矢说「我发现我喜欢她,她就像我妹妹。」
 
                胴胴
 
  七人还是按之前的兵分两组,先后登上石崖路。
 
  胴胴,小矢和晓柔走在前面,相隔三里左右为其它四人。岩浆河炽热无比, 热浪像要把人吞噬,对于断路还要跳跃腾挪。虽然几人都是功力了得,但走了一 段后,还是难免汗水往下流。这时胴胴干脆脱掉了全身的外衣,浑身上下只剩下 皮靴,浑圆雪白的乳房和肥臀格外耀眼,就像一只正在行走的母兽。她毫不在乎, 因为在这里是不会有其它人的,连个活物都没有。小矢和晓柔由于两人相对骨感, 胸部没有胴胴那么大,因此开始没好意思就脱掉,而越走越热,也都把上衣脱掉, 赤裸上身的行走。只见晓柔的胸部柔软蓬松,小矢的酥胸小巧精致,小小的乳头 挺得尖尖的。
 
  虽然是热,但一路上也安然无恙。北域的土地已近在眼前,约么还有十里路。 
  走在前面的三人忽然觉得脚下的路开始沉降,石砾也开始散落破碎,三人顿 施轻功,在逐渐破碎的石路上跳跃。然而就在三人专注于跳跃时,危险出现了。 
  最前面的周之溪正跃至最高处即将下落,不料斜刺里如闪电般杀出人,错愕 见胴胴下意识的往后闪躲,而双腿正对来人。一道寒光间,来人手中剑直刺胴胴 双腿之间,胴胴已无空间躲闪,剑整刺进了胴胴肥硕的肛门。胴胴发出长长一声 嘶叫,浑身雪白的肌肤瞬间变成紫黑色,整个人就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顷刻间膨 胀起来,之后「嘭」的一声胴胴的身躯瞬间爆裂,破碎成千万片肉渣飞落至岩浆 池中,骨肉无存。而这一杀戮几乎就在眨眼间完成。小矢和晓柔面对这突如其来 的惨状,完全没有准备,等落下想去追袭击者,对方却已逃出了足够远的距离, 「你是谁,报上名来,别tm当鼠辈」小矢喊道。「哈哈」来者停下回头笑道, 「姑奶奶我怕你,老娘我就是冰雪宫的信使。你们赶紧滚回去吧,否则下场和这 肥婆一样。哈哈哈哈」信使狂笑起来,愉悦地逃开了。
 
  当嘉米的队伍赶上来时,闻听了哀训,不由得难过,而更可怕的是,巨大的 威胁感已经笼罩整个队伍,尚未踏上北域领土,七女神即已损失一人,怎能不叫 人胆寒。
 
  当然,虽说进攻只有一瞬间,身经百战的晓柔却已看清了信使手中的武器, 正是七柄剑中的百毒千胄剑。
 
                (三)
 
                竹海
 
  过了岩浆河,便踏上了北域的境界。信使一剑刺爆了胴胴,给七女神团队莫 大的震惊,也预示了前途的危险。更坏的信息则是目前队伍已经暴露,无论对方 之前是否知道此次行动,但目前却是暴露无遗了。如果信使回去立即通报集结队 伍,则无疑更增加了攻击的难度。因此,在此刻女神们必须要借助团队人数上的 优势,尽快占据主动,把敌魔尽量消灭在分散的状态下。于是,团队六人兵分两 路,一路由嘉米率领潇潇和非非,直取漫花谷,另一路为七七带队,同小矢和晓 柔,进攻翠竹海。攻克后则在两地通往剑山的大路口汇合,如一方不能取胜,则 另一方立即前往支援。
 
  先表翠竹海一队,由于胴胴已阵亡,则由七七带领小矢和晓柔二人。与胴胴 的霸气相比,七七则是更多了几分睿智,当然性格却更加娇嗔。由于竹海只有二 人镇守,所以必须要发挥人数上的优势,合力一处,迅速攻破。
 
  翠绿的竹海遮天隐映,相比岩浆河的灼热,简直换了个世界,而这一次,三 人也提高了万分的警惕,格外小心有人会暗中攻击。行走顺序为小矢在前,晓柔 居中,七七殿后。每人相距百米以上。到了竹林深处,阳光越发昏暗,忽然阴风 飒飒,竹叶碎影斑驳。小矢定睛细看,阴风尽头之处正是一少女的背影,宛如离 地浮起,身披的紫纱随风摇曳。此人正是翠竹海的副将燕婗。
 
  敌魔正在眼前,不取更待何时,小矢飞身跃起,直袭燕婗后心。兵刃尚未触 及,燕婗背后紫砂已飞起,像一张网直扑小矢,亏得小矢戒心十足,向上翻跃躲 过紫砂。而燕婗攻击即至,只见她玉腿横扫,脚下犹如踩着一把利刃,原来她的 武器就是脚上二十七公分高的鞋跟,由于鞋跟太高,站立时必须脚尖点地,所以 远看起来就像整个人离地了。
 
  燕婗双腿高跟鞋连续攻击,旋转起来犹如一只带刃的陀螺。小矢由于一开始 即处于守势,便跳动着身躯,伺时而动。但毕竟竹林里诸多障碍,纵然小矢轻功 了得,却不及燕婗地形熟悉,一个躲闪不利,竟被鞋跟划大腿上,血滴喷洒在竹 叶上。「咯咯咯」燕婗一阵冷笑,进攻更加嚣张起来,只见她高高跃起,右腿抬 过头顶,腿上的肌肉紧绷,鞋跟直劈下来,「受死吧!」预置小矢于死地。 
  而正在此时,在燕婗背后,一道寒光横空而出,斜掠竹海,周围的翠竹纷纷 断落。燕婗高抬起的腿却没有劈下来,整个人从左肩到胯下被寒光劈成了两半, 掉落到地上时,右半边身子上,右腿还是高高扬起。
 
  在燕婗身后,晓柔落下,手持的正是长空破晓剑。宝剑出鞘,也只用了一招 便解决掉了燕婗。「姐姐你太帅了」小矢赞道。
 
  然而此时危险却未解除,刚除掉一个副将,而主将尚未登场。
 
                思雨
 
  眼见燕婗被晓柔一剑劈为两半,这可激怒了暗中观战的翠竹海主将雷思雨, 本来看燕婗略占上风,却不料被背地里杀出来的杨晓柔偷袭,何以能忍得。霎时 间游走到小矢背后,轻手一扬,翠蛇剑真的犹如一条在空气中游动的蛇,巧无声 息的就窜到了小矢脚边,而当冰冷的游蛇贴上小矢的脚踝时,她才反应过来,却 为时已晚。翠蛇剑但凡沾到肉体,必然紧紧缠绕,直至嗜血。小矢意识到危险, 虽然腾空跃起,却不料这翠蛇剑贴着她脚踝不放,并迅速地缠绕了她的小腿和大 腿,想去用匕首斩断,而就像切在了橡皮糖上一样,弹弹滑滑,如何也割不断。 
  思雨从后方发力,将小矢从空中拽了下来,狠狠地拍在了地上。而翠蛇剑则 顺小矢大腿而上,直捣小矢的阴穴。小矢的内裤底部却又是开衩的,翠蛇剑更是 毫无阻碍地钻进了小矢的阴穴,并一通到底。这不像平日男女做爱一样享受,一 件兵器插进来哪能忍受,小矢惨叫连连,而翠蛇剑在阴道里继续前钻,仿若要把 她五脏六腑搅烂。小矢危在旦夕之际,晓柔则挥起长空剑直攻思雨要害,思雨方 始还躲闪了几剑,而由于剑锋过于凌厉,这才抽回翠蛇剑迎击晓柔。小矢性命得 保,却已昏死在地。
 
  思雨和晓柔战在一起,长剑之犀利,软剑之绵柔,身躯所过之处,竹干尽尽 划断,日光也一层层地洒进来,层层照亮深郁的竹海,更伴随两人各是白裙翻舞, 场面煞是好看。二人都是一流的高手,由于思雨年纪尚轻,体力较好,且身材上 也较晓柔高壮,因此渐渐占了上风,晓柔则渐显凌乱。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眼前的战局都看在一个人的眼里,而她已搭起了雕玉 弓,箭在弦上。看准了时机,「嗖,嗖,嗖」,金、银、竹三支箭连续射出。思 雨正在和晓柔酣战,忽听背后阴风骤袭,一个翻跃躲过了金箭,又用灵蛇剑挡住 晓柔刺来的剑锋,再侧身反手接住了银箭,这一连串的动作都是在半秒钟不到完 成的。而这三箭着实跟的太紧,思雨无论如何也躲不过这第三箭,侧身接银箭之 际,竹箭则已经跟进,顺着臂下直接横着刺入了乳房,把两个乳房横穿在了一起。 
  思雨那高耸的双胸,瞬时成了一串烤馒头。这时潜伏的七七已经凌空而起, 再射出一箭,直取要害,思雨已无法躲闪,当即毙命。
 
  此翠竹海一战可谓大获全胜,仅小矢略受轻伤,不但斩了两个守将,更重要 是夺了竹海和两样武器。七七拿了翠蛇剑,晓柔缴获了燕婗的高跟鞋。七女神已 拥有了七柄剑中的二只,也可谓旗开得胜。
 
  当然三人未作停留,急忙赶至相约的路口。而等至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大 半天,仍未见其她三人过来,小矢也得到了疗伤之机,但难免三人得等焦急。眼 见一整天就要过去了,仍不见各人影,实在是等不得了,按先前之约,三人随即 连夜赶赴漫花谷去瞧个究竟。
 
  到底另三人的队伍发生了什么?
 
                (四)
 
                漫花谷
 
  二日前,漫花谷内闻香阁,花香缭绕,琴声袅袅,这正是漫花谷主人苏渺所 在之地。一阵急促的脚步打破了宁静,所来之人白白甜甜,猫眼灵动,有几分糖 娃娃的味道。而千万别被她甜甜的表象迷住,因为此人就是刺了胴胴的信使,名 字叫吴觅处,昵称唤做猫咪。
 
  猫咪不打招呼就往里闯,却被一人拦住,只见她长发黑直,刘海齐齐,正是 漫花谷的副将林喃,号称千人斩。说道谷主正在休养。
 
  「休养?」猫咪眉眼一挑「再休养恐怕连命都没了。」
 
  说罢就往里就闯,林喃见她如此,再次阻拦道:「你有点规矩行不?冰雪宫 是冰雪宫,到了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
 
  「滚,规矩也轮不到你个贱货说教我,赶紧给小爷我滚开。」
 
  「好,这么说我今天还非要管教你了,看看谁是贱人!」林喃本来平时就没 有一个笑容,这下脸沉的更甚。
 
  眼瞅二人一言不合就要兵戎相见,忽然一阵花香飘来,伴随巨大的力场,恍 然间把二人分开,一长发飘逸,貌美端庄的女子已从正厅里走出,正是漫花谷主 人苏渺。
 
  猫咪平日深得冰雪宫宫主霍冰宠爱,因此向来口无遮拦,目中无人,而见到 苏渺后,还是被她的气场震慑了一下,便不再和林喃对骂。猫咪此来之目的也是 告知女神国已开始行动,须加强防范,并已飞鸽给其它几处。渺渺听罢,道,速 再次飞鸽,告知冰雪宫驻扎在剑山的代领主,乐师凌悠悠,魔域城城主田婧,不 要只顾守好自己,需即刻率手下在剑山前路口集结,同力以御敌。
 
  「用得着这么谨慎吗」猫咪道,「被我一剑就捅爆了一个,也未见得有多厉 害。」
 
  「虽说如此,但还是提防她们以多敌少,这样我们全无优势」渺渺道,「因 此,信使君您也不要现就离开,敌众我寡,她们必然要分据击破,现在需我们三 人联手严守漫花谷,待接应来了之后,才可能反击取胜。」
 
  猫咪听了觉得守不守漫花谷对她无所谓,但对留下杀几个女神国的婊子到是 蛮有兴致。林喃心里一万个不想猫咪留下,可谷主既然说得有理,她咬牙也得接 受。
 
  当然,她也不由得对渺渺的智慧感到赞佩,甚至是嫉妒,深深的嫉妒。
 
          ***************
 
  再说嘉米率领的非非和潇潇的一队,进入漫花谷领地后,处处鸟语花香,十 分优雅,而三人也保持了足够高的警惕。她们的队形略有不同,潇潇为先锋在前, 嘉米和非非共同压后。而敌人貌似这次没有耍花样,没有伏击和偷袭,而是正面 迎击。
 
  具闻香阁还有二里路的样子,是一大片的桂花林,香味沁人心脾,在前面的 桂树下,两人出现在潇潇面前。短裙平底鞋,一脸杀气,手中转着链子锤的便是 林喃;身材更高挑,紧身连体裙,棕发红唇,浅露微笑的便是苏渺。
 
  本想以众敌寡,不想被对方两人截击。
 
  「运气真好……」潇潇自我打趣道,不过她头脑还算冷静,接着打了个口哨 通知后方速进,便投入了战斗。「好虎斗不过群狼」
 
  此时见林喃已横踩着一棵桂树借力飞过来,流星锤劈头盖脸的砸过去,潇潇 以拷在腕子上的钢挠迎击,流星锤「当」地砸在了钢挠上,震得她手臂发麻, 「哎呦喂,吃奶的劲都用上了吧」,潇潇厮杀中也不忘嘴里叨咕。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清冽的飘香,渺渺手中的飘香剑已近在眼前,原来二人 正是想用最快速度解决掉一个,以扭转人数上的劣势。剑已经近到可以看清楚上 面的花印了,一道白光从斜刺里飞出来,打在飘香剑上,振动下剑刃偏离了方向, 才未伤到潇潇。但渺渺跟进来就是一腿,潇潇也将腿登出,但渺渺腿更长,二人 同时出腿,却早一步踹到了潇潇的裆部,「哎呀,腿还真长!」瞬间潇潇即被踹 了出去。
 
  而三把飞刀又同时飞过来,渺渺举剑一一挡开,见林喃已经挥锤砸向潇潇, 便向用飞刀袭人的非非杀去。眼见敌人近前,非非便挥动折扇相迎,与渺渺近身 相战。
 
  只见二处战场:潇潇虽倒地,但其偏偏善于地面进攻,便贴地钻来钻去,边 钻嘴上还「来呀,来砸呀」地叫不停,而林喃被她这么激得用流星锤从上而下疯 狂猛砸,场面活脱脱就像打地鼠;另一边渺渺的剑速虽然不快,但招式极为雅致, 非非肢体翻动也美感十足,若不是知道原来是杀得你死我活,还以为两人是在对 舞,就像翩翩起舞的蝴蝶,在花间飞来飞去。
 
  然而战斗是要以取胜为目的,一直未出手的嘉米此时已按捺不住,挺起黄金 长矛,预助非非战渺渺。而突袭之际,却不想又被人偷袭,紫色剑光旁刺而出, 嘉米瞬间变向,剑锋贴面而过,仅在毫厘之间,若不是躲得快,恐怕已步胴胴之 后尘。「小娘们,你躲得够快」猫咪边骂边把百毒剑再刺向嘉米,二人战在一处。 
  由于人数相当,且战斗力也相仿,这一战足足打了两个时辰也未决出个胜负, 几人轮番换着对手,一旦哪个处于不利便自有己方的援救,因此,也没有一个人 出局。嘉米虽然为七女神领袖,但由于年纪最小,虽功力不容小视,但毕竟实战 经验较其她几人尚少,因此与几人相战也都是个持平状态,遇强不弱,遇弱不强。 
  无论怎样,这次战斗,面对不同的对手,对于她来说均是个积累。
 
  三个时辰的恶战,天色向晚,双方都已体力不支,渺渺率先跳出战局,与林 喃和猫咪撤退,退回闻香阁。而黑夜降临,深处他境的女神战士不利追击,也撤 出五里路外,恢复体力,以求再战。
 
                夹击
 
  嘉米等三人退出五里,恢复体力,却也不敢入睡,唯恐危险随时袭来。约莫 三更十分,一束萤火划过天际,「是七七她们」嘉米道,「是我们围攻的时候了。」 
  苏渺等三人撤回闻香阁,再次火速飞鸽求援。而援兵迟迟未至,不成想这次 飞鸽十有八九都被岔路口等候的七七射了下来。左等右等却把敌人等来了。「我 们从暗道逃吧」林喃建议到,因为这闻香阁本来就有暗道通往界外。「不。」苏 渺还是有些骄傲的。「阁前的百花阵够她们走一阵的了,我们不要主动出击,伺 机而动。」「妈的,小爷我都累个半死,还打个毛打。」猫咪吼道。渺渺冷眼看 了她一眼,不予理睬。猫咪也不敢太造次,心想你们在这受死吧,找了个空档悄 悄溜了出去。
 
  这时,嘉米等人正在努力攻克百花阵,而后方七七的攻击阵容中,小矢在侧 翼,晓柔殿后,以防侧方、后方有人来袭,七七则用弓箭远程攻击闻香阁后方。 
  闻香阁腹背受敌。
 
  忽然一个黑影从闻香阁方向钻了出来,身躯格外灵动,若不是小矢眼睛明烁, 恐怕被她逃窜了。「哪里走」小矢匕首已刺到。「贱人!」只见黑影持剑回击。 
  「原来是你!」,小矢定睛一看,来人那正是杀死胴胴的信使。小矢本号称 灵猫,而信使则昵唤猫咪,两只猫,一黑一白即刻缠斗在一起,翻腾雀跃,展闪 腾挪,动作之快,如两个飞影在林间穿梭,甚是精彩。
 
  忽的,小矢一个后翻,阴户刚刚对准猫咪,猫咪见状,急挥剑刺之,而剑芒 未及,一股尿液猛烈地从小矢的下体射出,前文已讲,小矢的下身内裤开衩,就 是为了这一必杀技所留。猫咪躲闪不及,尿液全部射在白嫩嫩的脸上,顿觉骚气 冲天,神志恍惚,此时小矢已跳将过来,搂住猫咪的头,下体完全贴在猫咪脸上, 再一股尿液喷涌而出,这一泡尿更是一点没有浪费,着着实实地呲了一脸。猫咪 全然丧失直觉,昏倒在地。而小矢也趁机得了猫咪手中的百毒剑,看那紫油油的 外表,竟然心生一阵喜欢。
 
  而此时七七却遭遇了危机,正当小矢和猫咪激战时,苏渺和林喃则同时杀出 闻香阁,渺渺一剑梨花带雨,散着花香直奔七七面门,而七七竟然被那美妙的剑 身和招式迷住了一般,「好美,」她还不由得赞叹了一句。直到剑刺至眼前,才 想起躲闪。七七本擅长远程攻击,近身以才夺来的翠蛇剑防身,本就用不熟练, 很快就被渺渺的剑气笼罩,加上林喃流星锤的旁敲侧击,七七命悬一线。
 
  生死之际,闻香格内冲出三道光影,救星来了!原来嘉米三人已冲破百花阵, 杀入了闻香阁。战场上瞬间由二对一变成了四对二,形势逆转。四人围攻二人, 七七又发挥出了远攻的优势,苏渺和林喃都已负伤。
 
  而形式真的对七女神就这么有利了吗?
 
  两条黑影已近在咫尺。
 
                救兵
 
  「通通给我闪开!」
 
  一声响亮悦耳的吼声,只见一长发及腰,身形极为高挑的女子现身,大腿修 长,又配上高高的鞋跟和通体的黑丝袜,魅气十足,美貌却一脸的冷艳,一种高 高在上的御姐范扑面而来,巨大的气场把整个场面镇住。不必说,这正是魔域城 主田婧,自己喜欢别人称她婧王。在她身后的女子,脸擦得白白的,典型杏眼小 脸,尖下巴,一脸的妖娆。而最引人注目的则是她的身材,腰肢细到仿佛一手就 能握过来,正是传说中的蜂腰,而胸和臀部又格外的凸翘。她则是剑山的副将, 号称蜂妖的刘小丰。两路人马合一。
 
  这一喝全场震惊,不由分说,婧王向四女神直袭过来,丰儿按兵不动,因为 她深知以婧王的性格,是不会让其她人先插手的。
 
  见婧王携着一股飓风杀来,首先起来迎击的是白非非,两只飞刀也如影随形 的飞出,而这两只飞刀却真的像没影了一样,对婧王未造成半点伤害,她却已到 了眼前,撩起长腿,就把非非的头颈盘住,非非来不及半点躲闪,毫无抵抗地被 她长腿卷了去,身体打了几个旋转被卷到大腿根部,婧王用她粗白的大腿根猛夹 非非的头部,并飞快地在空中旋转起来,非非很快就没了知觉。婧王旋转了有二 三十全,然后猛地一甩,把非非甩到了丰儿的脚边。丰儿甩手一针扎进非非腰间, 非非便直挺挺的躺在了那里。
 
  只用了一招,婧王就擒获了著名的江南侠女白非非,不禁让在场人错愕。而 她杀招未停,又来攻击嘉米等三人,此三人也已列阵相应。
 
  「停!」不想这下却被苏渺叫住。原来她眼见小矢将猫咪已擒绑过来。虽然 猫咪平时桀骜不驯,但终究是北域总领主霍冰眼前的红人,她若伤亡了总也不好, 另外她已想好了此事的化了之策。
 
  婧王未杀尽兴,本已懊恼,一看信使猫咪被人擒住,更是气的跺脚,「蠢猪!!」 
  她不禁骂道。
 
  双方此时都已停止武力。双方形成四四对峙的局面,一面是七女神中的嘉米、 七七、潇潇和小矢,擒获了猫咪,一面是魔域的苏渺、林喃、婧王和丰儿,擒获 了非非。
 
  远远的,苏渺对嘉米说道,「现在的形式是四对四,如果继续打下去,你们 绝无胜算。况且你们的行踪已被我们完全掌握,等我增兵再来,你们必死无疑。」 
  「摆在眼前有两个选择,要不你们乖乖退回去,我们互换人质,保证双方不 再受伤害。另一个,我们另约时日,一对一,正正当当的战一次,不死不归。怎 么样。」
 
  嘉米此行本也抱着誓死的决心,不达目的绝不放手,岂有退出之理。于是便 说:「这等时刻,也不必任你同情,就算我们此刻再战,也不好说胜负。战士没 有什么好怕的。如果你想真刀真枪来一场,那也奉陪。」
 
  「好,」苏渺道,「那你们可以退到翠竹海,三日后,在此闻香阁决战。双 方带上人质。」
 
  「哼!」对二人间的对话,婧王一脸不屑,「谁还会老远的来你这里。来了 一次都没见个血星,真他妈让老娘扫兴,决战就在剑山口,谁想送死谁就来。」 
  说罢,携同小盈,掳着非非,消失在夜色中。
 
  有猫咪在手上,四女神也顺利离开漫花谷。但是又一个担忧浮上心头。原本 在后方预警的晓柔怎么悄无声息地就让婧王她们过来了,而毫无反应。而更可怕 的是,她整晚都没有出现,就像消失了一样。
 
  她现在究竟在哪里?
 
                (五)
 
                迷宫
 
  话说七七、小矢攻打闻香阁时,杨晓柔正在后方预警,以防有敌从背后杀出。 而且她与二人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也就二、三百米左右的样子。
 
  晓柔手持长剑,异常的机警。忽听细琐的脚步声传来。「什么人?!」即起 身向声音之处探寻,跟上后才发现是一只地鼠,在地上钻来钻去。晓柔松了一口 气,一转身,却刚好撞到一张白白嫩嫩的少女的面庞,大眼睛水灵灵,着实吓了 她一跳。
 
  「嗨~ 」少女笑着招手和她打招呼。晓柔再定睛一看,竟是临行前在岩浆河 畔遇到的提草莓篮子的少女。「怎么是你?!」晓柔立马机警的直接把长剑横到 少女脖颈前。
 
  「你?!吓死我了」少女像受惊了一样。「我就是想来看看你们嘛~ 」 
  「放屁!你怎么过得岩浆河来!」说着,晓柔就一把去抓那少女。虽然近在 眼前,那少女却如同幻影,晓柔一把抓空。
 
  「来呀,抓我呀」少女微笑着,已经跑到了正路上,晓柔提剑追击,那少女 就向闻香阁跑去,她跑得也不快,晓柔却怎么也赶不上。更奇怪的是明明距离闻 香阁只有二、三百米远,晓柔却怎么也跑不到,约莫追了足足有二个时辰,闻香 阁却仍在咫尺天涯,渴望而不可及。
 
  终于,闻香阁的灯火越来越近,晓柔随着少女跑了进来。而这里静悄悄的, 似乎没有一丝战斗的痕迹。忽然,她见地上有一把折扇,正是非非所用的。不远 处,令她甚为震惊的,是非非的酮体,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走进跟前,她大吃 一惊,非非已被开膛破肚,盆腔已被掏空,尸体静静地躺在那里。
 
  「啊……」巨大的恐慌笼罩在了晓柔周身。而四处看去,只见嘉米、七七、 潇潇、小矢的尸体也都横躺竖卧地倒在那里,每个尸身都残缺不全,仿佛经受了 巨大的攻击而惨死。
 
  「是的,」一个声音在空中飘来,「她们都死了,你们失败了」,「失败了,」 「失败了……」
 
  「又一次失败了……」
 
  扑通地,晓柔跪倒在地上,十年前的一幕仿佛又出现在了她眼前。所有的人 都死了,只有她活着。
 
  当啷,手中的长剑已落地,她放弃了任何抵抗。
 
  这时,四周全部亮了起来,所有的尸体消失无踪,而眼前变成就是空空荡荡 的一座大厅。
 
  「欢迎来到魔域城」少女走到她眼前,说道。
 
  而此时长剑已经在那少女手中了。
 
                魔域
 
  晓柔想起身夺剑,却发现身体软绵绵的,一丝力气也使不上,身子像棉花一 样摊在那里。
 
  「糟了,想必是中了什么妖术。」晓柔暗念道。「早就觉得这女孩子不一般, 没想到竟然有这样的本领,如此就着了她的道。」悔恨不已,不如当初在河边就 一剑把她解决了。
 
  「哈哈哈哈,竟有人自投罗网。」一阵尖锐的笑声,伴着高跟鞋敲击在地上 清脆而深远的回响。一个身材高挑的妩媚女人出现在视野里,正是魔域城主婧王。 少女则笑盈盈凑到婧王跟前,眉眼动人,显得异常乖巧。
 
  「是她非得追着我嘛,都快吓死了。」少女娇滴滴地说道,眼里倒没有一丝 她说的惊恐。
 
  「今天战果丰盛,我们魔域城一下就抓了两个。其她那群人真是废物!死了 也活该」婧王道。
 
  「就是。」少女附和道,「那我们怎么处理她们呢?」声音里满带渴望,一 脸鄙夷地瞧着晓柔。
 
  「呸!」晓柔用尽全身气力啐了一口。
 
  「呵呵,放心,我们不会这就杀了你们的,我们会一直折磨你,让你欲生欲 死的。」婧王一脸阴笑。
 
  「可惜今天抓的这两个我都不喜欢,」少女说道,「你有没有见到那个叫嘉 米的姑娘哦,好清纯呦。」
 
  「我呸,」婧王道,「怎么没见到,清纯个屁,一看就是个浪婊子,骚进骨 头里去了。我逮住她一定炖了吃了。」
 
  「那么骚你还吃得下」少女噗嗤一笑,「把小嫩肉做成老腊肉岂不更好」 
  「哈哈哈~ 」两人邪魔的笑声响彻了整个大厅。
 
  「你……到底是谁」晓柔斜着头望着少女,艰难地发出声音。
 
  「不好意思,忘记介绍了」,少女笑眯眯地说,「你就叫我小辞好了,我是 一个收藏家。我的下一件藏品……就是你」
 
                凌辱
 
  杨晓柔和白非非被脱得精光,二个人的穴道都被封死,完全动弹不得,因此 只能任人宰割。两人脖子上被扣上颈环和锁链,嘴上带上了口塞,膝盖和双手撑 着身体,链子一头由坐在椅子里的婧王牵着,她穿的是二十公分高的女王高跟鞋。 
  晓柔和非非撅着屁股对着她。只见她二人肤色一黑一白,对比鲜明,非非虽 然个头稍低,但臀部浑圆,屁股比晓柔还要丰满,白嫩的大腿和小腿都有些粗, 让人看起来肉欲十足。晓柔的身材更加纤细,身材曲线恰到好处,暗黑的肤色略 带几分野性,湿漉漉的阴唇和屁眼看上去乌黑发亮。要知道晓柔在十年前,现在 这帮女孩还不知所在时,她就已经是女神国里相当当的美女,而一直未走下神坛。 少女时代她的阴道还被一度被尊称为「圣域」。
 
  当然这份神圣早就荡然无存。而今天这个圣域,就这样毫无防备地四敞大开 着。
 
  婧王拽着锁链,用那二十公分的高跟鞋捅进二人的屁眼,用力反复的戳,二 人疼痛难忍,却又叫不出声来,只有呜呜地呻吟,一滴滴汗珠从额头冒出。 
  「骚货,捅得你们爽了吧。」
 
  婧王站起身来,拿起皮鞭,狠狠地抽二人的屁股,不一会,两人屁股上,大 腿上都抽的满是血印,尤其是肤色白皙的非非,红红的血印更加明显。
 
  「姐姐,看你玩得高兴,也让我开心一下吗。」小辞走到婧王身边,仰视着 对她说。婧王本就比小辞高出一头,而加上这女王靴,恐怕两头都不止了。 
  「你拿去那只黑的好了。」
 
  小辞于是把晓柔牵到了另一个小一些的房间。两手平伸,被咬在一只穿着盔 甲的巨蜥和一只鳄鱼标本之间,胸部完全袒露。
 
  小辞扯着晓柔的耳朵,说「姐姐,你今天好美啊。」
 
  晓柔恶狠狠地瞪着她。被一个比自己小了十二三岁的女娃子凌辱摆弄,感到 愤慨至极「好可怕哦。」小辞故作娇嗔。殊不知从何处掏出个毛茸茸的活物来, 原来是一只灰色的地鼠。「来,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是洛克。」
 
  小辞把地鼠放在晓柔身上,地鼠就在晓柔滑溜溜的酮体上爬着,晓柔想挣扎 却无济于事。
 
  「来吧,」小辞抓起地鼠去咬晓柔的乳头,那地鼠咬住乳头就不放口,真是 一阵钻心的疼痛。
 
  然后又要地鼠去咬她的那黑黑湿漉漉的阴蒂和那厚密的阴毛。小老鼠貌似非 常喜欢那味道和口感,又咬又舔,甚是欢乐。然后全省钻她那湿滑的阴穴,并不 住地撕咬晓柔的阴唇和内阴,那种疼痛、恐惧加上毛茸茸的恶心感觉另晓柔欲生 欲死。
 
  地鼠玩够了。小辞又托起晓柔的下巴说,「渴了吗,饿了吗,我来请你吃啊。」 小辞拿出个大的锥形漏斗来,先插在晓柔的屁眼里,小辞脱掉内裤,一股带着体 温的尿水顺着漏斗灌进了晓柔的肛门。然后赶快用木塞把肛门塞紧,再用胶条贴 住,不让一滴尿液泄露出来。
 
  又把漏斗塞紧晓柔的阴道,小辞坐在上面,一泡金黄的屎顺着漏斗流进晓柔 的阴穴。然后也快速把阴穴封死,这泡屎也就热乎乎地留在了晓柔的阴穴里。 
  晓柔感到万般耻辱,早已闭上了双眼,不再反抗。小辞则把屁眼坐到了晓柔 的脸上,用晓柔的脸把屁股蹭干净。
 
  玩得差不多了。小辞就拴住晓柔的双腿,大头向下吊在半空中。
 
  再去找婧王那边,发现非非浑身都被或恰或拧或抽的满是血印子,白皙的大 腿都成了紫红色。「咦~ 就知道暴力,一点都不好玩。」小辞嫌弃地说。 
  走近看,非非的嘴边也有粪便的痕迹,原来婧王把自己一泡大便都拉在了非 非嘴里,然后又把嘴和屁眼封住。「这可都是跟你学的哦」婧王说。
 
  小辞这才笑起来。
 
  她们又叫手下把非非整个埋在一个便池旁边,只露出一张脸。这样,上厕所 时,每次都会踩着非非的脸通过,另外,当然,也直接可以方便在非非的嘴里。 
  这可能是晓柔和非非度过得最耻辱的夜晚了。
 
                乐师
 
  次日清晨,天刚蒙蒙亮,魔域城就迎来了一位客人。她的身高也不低,眉黛 深邃,唇红齿白,笑容里总是现着一丝迷离,悠悠然的轻盈脚步,从上到下透露 着一股古典美感。
 
  此人就是剑山的代领主,号称乐师的凌悠悠。
 
  前文已经说到,剑山目前也是由冰雪宫代管的。而这冰雪宫里除了宫主霍冰, 最有名的便是这「两师三使」。前面已经出现的猫咪就是其中的信使,而此人就 是冰雪宫里的乐师,蜂妖丰儿乃是她的副将。
 
  悠悠踱步到婧王面前,开口便说:「婧儿你的气场又大了,竟然在我们剑山 口摆起擂台来了。你是想把祸害都引在我们家门口啊。」她的嗓音有些粗,但带 着一种凛冽的性感。
 
  可婧王看到她就有一种莫名的反感,「剑山又不是你们一家的,我摆擂台也 是为了清除祸害,这还要责难吗?」
 
  「主要还是您的剑山有震慑力哦。在那里决战还有不胜的?」一旁的小辞急 打圆场。
 
  「哼」悠悠一个冷眼。这才直入主题。
 
  她此次来主要为了二个请求,说是请求,其实就是命令。
 
  一个就是霍冰宫主担忧猫咪的安危,要确保安全,交换人质时不得有差错。 所以必须保证对方人质完好无损。一是唯恐人质脱逃,落得一场空,二则更担心 婧王把人质不小心就弄死了,以她们对婧王的了解。
 
  第二则是个大事件,就是在剑山参悟日月星辰剑的天命女星野不日即将出关。 天剑出鞘,须得以活牲祭剑,而魔域城擒获的这两位女神,一个要当做交换人质, 另一个就要被当做祭剑的活牲。
 
  所以即刻就要把二个人质转到剑山看管。当然魔域城的人可以同去。
 
  听说要把刚到手的两个人质带走,婧王哪里愿意。特别是乐师这种气势凌人 的态度,更让她不爽。但是迫于冰雪宫的压力,她又不得不从。
 
  这是最让她气不过的,几乎已到爆发的边缘了。
 
  悠悠见到了两个人质时,叹一声真是来得早,要不还真被这两个主给虐待死 了。
 
  「真变态。」看到晓柔和非非被凌辱的处境,凌悠悠白了个眼说。
 
  当她定睛看清杨晓柔时,大吃了一惊。
 
  「原来是你!终于找到了,忘了十年前你抢走了我的长空剑。终于落在我手 里了,真是冤家路窄。这活牲就是你了!」
 
  小辞笑眯眯地把晓柔的口塞摘掉,用铁撑把整个嘴撑开。晓柔就这样张着大 嘴,眼睛被嘴撑得难以睁开,花容尽失。小辞对悠悠说,「随你便咯。」
 
  悠悠一脸的不屑,但还是脱了底裤,把大白屁股坐到晓柔脸上,「噗嗤、噗 嗤、噗嗤」一大坨又黑又重又臭的大便就这样硬生生堆到了晓柔的嘴里,由于这 坨屎太大,足有三斤中,拉了晓柔满满一脸,臭气熏天。
 
  「谁她妈变态,」婧王低声骂道,「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也不知她听没听到骂声,但悠悠忽地转向婧王问道,「那么,我的长空破晓 剑,是不是可以物归原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15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