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雪中笋】(01)作者:xiaoya0512
【雪中笋】(01)作者:xiaoya0512
字数:3360


  话说,那是07年的时候,我在一家模具公司做业务员,那段时间经常出差。有一次,一个客户打电话来,说的很急,公司就派我去看看。火车票一时买不到,只好买了客车的票。

  下午上的车,大概第二天清晨到。坐在我身边的,是一个小卷发的小妹,那个时期,好象很流行这种发型,现在倒少看到了。个子不高,身型小小的。
  车开了两三个小时,都有些无聊,那时候又没智能手机玩,于是便闲聊了起来。她叫林蒙,长相不算大美女,但耐看。说话,笑的时候,表情很生动,有时会让我略有失神,没能及时答话。她好像也看到了这点,有点羞涩也有点小得意。
  聊着聊着,她跟我聊起她的男朋友,她这次就是来找他的,可能陌生人,反而说话没过多的忌讳。不过,说的是个俗套的异地恋的故事,只因为是从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嘴里讲述来了,我听的津津有味。

  我也会穿插着些安慰的话,大哥哥似的帮她做情感分析之类。但很明显,他们的关系已然是没戏了。都有着不成熟的年龄常有的固执,以及对些没名堂的细节的挑剔,再加上两年多的各守异地,有了自己不同的生活,朋友,期望与烦恼,别说恋爱,聊天都大概没什么话题了。

  这样的,我们一直聊着。晚上十点多的样子,突然,客车停了下来,前面的高速入口已经封了,就堵在了这里。

  到了半夜了,身边的林蒙已经睡着了,看她双手环抱着身体,在椅子上缩成一团,我想她是睡的有点冷吧。我起身拿出行李包里的另一件羽绒服,很厚也很宽大,把这衣服搭在她的身上,她动了动,又安静了。

  待我也想睡了,才发现睡觉的话,确实有点冷。这样迷迷糊糊中,感觉一个暖暖软软的东西靠在了我身上,我睁开眼,发现她斜着身体头枕着我的肩膀,那件羽绒服盖在我们身上。

  鼻子里闻到一股清香,不知道是她身上的香水,还是洗发水的香味。手臂上感受着她软软的身体,不知道是她的手臂,也或是……她的胸?想到这,心里一激灵,下身马上有了反应,而且,反应很大。

  觉得撑的难受,我用另一边的手,慢慢伸到下身,拨弄着换了个姿势。但过一会,还是觉得难受,又慢慢伸手再换了个姿势,然后又情不自禁的套弄了两下,一阵奇妙而又熟悉的快感传来。

  但这样的环境下,这样的行为有够猥琐的。这样天人斗争的情境下,努力忍着。可没忍多一会,又伸手进去弄了几下。正觉得快活过瘾,忽然间,在车内昏暗的光线下,我仿佛看到她的脸动了动,她脸上似乎在刚刚那一刻,带着种嘲弄不屑的表情。

  我身体一僵,心里一阵尴尬的狂跳,完全不敢再动了。盯着她的脸,等了一会,这么暗的车内她的脸根本看不清。想想又觉得,很可能刚刚那个表情,只是自己的想象。

  慢慢抽回了手,等了一会,还是觉得莫名的难受,不自在,但再也不敢动作了。这样纠结难受着,忽然,仿佛黑暗中一记闷棍,把我打进了睡梦里。

  早上醒来,天已大亮,倒霉的是,我的钱包被偷了,而小偷早已经借口上厕所跑的没影了。我常出差,不是第一次被偷了,包里单放了应急的一百块钱。掉的钱不多,只是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有了,比较麻烦。只能等到了那边,借客户的银行卡,叫公司打钱过来。

  跟她谈了一会这事,看到远处有人推着自行车卖吃的,我便跑去买去了。「想不到,这种时候还能吃上好吃的!」她一边吃,一边把这话重复的说了几遍。看她身板那么小小的,却是个吃货。

  果然,吃饱后的林蒙精气神都不一样了,昨天刚见她的时候,给人的感觉是个沉静、淡漠、还略带着点伤感的娇小女孩。现在,有种叫着青春、活泼、朝气的气场围绕着她。而且,一顿吃的,好像比一晚上的温暖都更有用,她对我亲近了许多,说话也随意自然了,还拉着我陪她下车玩雪。

  一直到中午,太阳都出来了,高速的口子终于开了。到地方的时候,已经快天黑了。

  客户那边的电话没人接,打电话跟公司说了下情况,又借林蒙的银行卡,发给了公司。没两分钟,钱就打了过来,把取的钱放进了口袋,心里才塌实了。
  林蒙邀请我去她住的地方,我知道她是一个人住,有点不好意思,犹豫着客气了一下。

  「你要住宾馆连身份证都没有,难睡大街么?你不求我收留你,倒还客气起来了。我都主动说了,你还扭捏个什么劲?」

  她笑意的脸上,带出了那种不屑的表情。我赶紧闭嘴,老实的拖着她的行李箱,跟在她的后面。

  这是间很小的房子,一个十平左右的小客厅,一个大概四五平的小厨房,一个差不多大的卫生间,还有一个关着门的房间,应该是卧室吧,想象也不会多大。房子是她的公司配给她住的,房间收拾的很干净,里面的陈设大多是旧的,只有一张长沙发是新的,大概是她自己买的吧。

  有供暖的房子就是舒服,一进门,感觉跟外面的简单是两个世界。她说去做饭,我坐在舒服的沙发上,感受着久违的温暖,看着电视,没多久,竟就睡着了。被喊醒时,面前已经摆着烧好的饭菜了,三菜一汤,而且盘子里的菜烧的象模象样的。我有点惊讶,这么漂亮的小姑娘,还会烧菜。顿时一阵饥饿感爬了上来,卖力吃了几碗,才觉得饱了。

  我夸她做的菜很好吃,她一副很受用的样子。收拾完了,她去洗澡。当卫生间里传来水声,我不禁的看了过去。卫生间的门,上半部分是玻璃的,贴了一层带花的塑胶纸,但还是能看到一个很朦胧的身影在晃动。我情不自禁的浮想联翩起来,孤男寡女,再加上她对我的亲近,而且还主动邀请我来,然后又想到昨晚那软软的触感,娇小身材,性感的颈……如果我冲进去,她会怎样?会不会半推半就,然后就……我又马上想另一种相反的可怕结果,心里默念着:老实点,老实点。

  她出来时,穿着一身夹层的睡衣,我看着她露出来的性感锁骨,心里默想着:她会不会没穿胸衣呢,还是没穿胸衣呢,没穿胸衣……一楞神,她拿毛巾搓着头发进卧房里去了,幸好没发现我刚刚那猥琐的眼神。她问我,要不要给我拿毛巾,我说我都带着有。

  换了拖鞋,进了卫生间,关上门。某种龌龊的心理,驱使着我把里面细细的打量了个遍。看到挂着的湿毛巾,架子上的沐浴露,还有湿漉漉的地板,想着一刻前,那个娇小性感的身子全裸着站在这里……洗完出来,看到沙发上放着一床被子,二条毯子,还有枕头,堆的老高。看到这,心里即有点失望,又似乎有种放松。

  已经九点多了,她跟我交代了下睡觉的事情,我以为她会去睡了,结果她拿起张毯子批在了身上,盘腿在沙上坐下,和我聊了起来。话题还是关于她的感情,她和她男朋友的故事。

  这次,说的要更有详尽一些,也说了很久。说到他们如何相识,如何对她好,如何对她表白,如何打动了她,如何的相爱,如何的如胶似漆,如何的幸福甜美,如何的海誓山盟,然后又如果的依依惜别,如何的牵肠挂肚,如何的努力维系,又如何的纠结痛苦……她说着说着,抱我的手臂,趴在我肩膀上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大声,越哭越投入,哭的整个身子,都趴在了我的身上。

  我伸手抱着她的,看着她小小的身躯在我的怀里抽泣耸动,帮她理了理有点乱了的小卷发,轻抚着她的手臂和背,希望能给她一点安慰,希望能有什么办法,让她能摆脱当下的伤痛。恍惚间,我内心涌起一种类似父亲的情感,某种男人天性中的保护欲。

  我的手,偶然碰到她裸露的脚掌,感觉凉凉的,我握着她的脚,希望能让她感觉暖和一些。

  慢慢,她停止了哭泣,只是趴在我身上,轻轻的抽泣。我伸手扯了张茶几上的抽纸递给她,她坐起了身子,擦着眼泪,又擤了擤鼻涕。我忙又拿了两张纸,递到她面前。这样几次,她好像平静了下来,突然疑惑地抬头说道:「咦,我怎么好像在你的手上,闻到了我的拖鞋味?」然后整个人弹了起来,叫道:「你竟然拿抓了脚的手,给我拿纸巾!」

  我笑了起来,她也笑了。笑完,她盘坐在沙发上,面朝着我,低头看着手上的纸巾,沉默着。

  「你是个好人。」她很小声的说道。

  「什么?」我没有听清。

  她没有回答。我回想了下,大概明白她说的是什么。

  她缓缓伸手,正面抱住了我,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她的脸已经近在眼前。我迎了上去,也伸手抱住了她。两唇相触时,她很主动的把舌尖伸了过来,温暖,湿滑……她把我抱的很紧,我感觉到脸上碰到了她脸上的眼泪,甚至有一些流进了我们纠缠的嘴里,有点淡淡的咸味。

  吻了一会,她收回了身子,默默地看了我几秒,然后起身,走进了卧房,关上了门。

  我傻愣了一会,才缓过神来。起身抖开了被子和毛毯,准备睡觉。这时我才想起:她好像把给我盖的一张毯子拿走啦。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xiawuqing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