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天天都要爱爱
天天都要爱爱
 亦帆此次回来,父亲与他谈到有关婚姻之事,其实其来由主要源于慧芸婶,原来和云珍发生关系后,几乎天天两人都要做爱,有时一天数回,随着次数增加亦帆对此事愈来愈有经验,也越来越着魔于男女之事。
-
-  而云珍的变化,对慧芸及慧英两姐妹感受最大,虽然云珍刻意隐瞒,但是经过亦帆滋润过后的云珍,整个身体像活起来一样,由其那眼里含春的姿态,如何逃的过慧芸,慧英的法眼。-

-  由于亦帆还是要回江家盐场,慧芸及慧英,近日来买一些补品,及布行所做的新式衣物,带回老家分给大家。-

-  至于要如何分配,却要交代给亦帆知晓,来到亦帆的房间边,听到一种既陌生又熟悉的声音,从房内传来。
--
「啊……大鸡巴哥哥肏我……肏我……肏深一点……呕……」听到云珍的声音从内传出。-

-  慧芸听到如此之声立刻面红耳赤,心想云珍竟然如此不知耻,在亦帆房内偷欢。
-
-  心想究竟与谁偷欢,心中出现了张福,高国峰。
-
-  张福自幼来到陈家做长工,陈家对自家佣人都一视同仁,从来不把下人当佣人,也因此陈家佣人不多,却没有人离开陈家,陈家前个管家临伯过世后,管家的重任就掉到张福身上。-
-
张福的妻子雅萍也是从小被卖到陈家当丫环,后来在陈家老爷子的搓合两人在陈家结为夫妻,两人生了两个儿子,由于与亦帆差不多年龄,从小都让他们跟着亦帆读着,两人着实受了不少教育。-

-  国峰长的约175公分,个头大,却长的奇貌不扬,一个大鼻占去颜面的四分之一,国峰照顾陈家马房,两人都忠心于陈家,国峰未娶妻住在马房。
--
慧芸在胡思乱想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
「……夹死我了……好姨娘……好舒服……」
-
-  这才恍然大悟,里面的人就是亦帆,其实这原本就很容易想到的事,因为一般人要偷情如何为何要到亦帆房内,只是下意识不愿意承认自己从小拉拔的亦帆会做这种事。
--
靠近窗户,一眼望见云珍全身脱光,雪白的肌肤呈现微红,并且汗水淫水流了一床,云珍眼睛轻合着,嘴里随着亦帆的抽送叫着,十分享受,此时亦帆背对着慧芸对云珍插送。
-
-  慧芸此时心中浮起异样的感觉,随后下身流出液体,手不自觉伸入裙内,轻揉自己私处,突然房内两人有所动作,吓的慧芸不敢有所动作,深怕被发现自己在这儿偷窥之事,自己心中告诉自己要离开此地,但是不知怎么,双脚就是不听使唤。
-
-  此时亦帆站在床边,云珍肥嫩的臀部下垫了一个枕头,将云珍整个阴部衬托起来,两人此刻姿式慧芸看的一清二楚,亦帆阳具之大让慧芸的手再度摸入自己的私处,不同的是这次直接伸入裤内搓揉自己的阴核。-
-
眼睛却盯着亦帆,只见亦帆将云珍两脚拖住,硬挺的鸡巴顺着淫液,一顶开两片小肉,一下就到底了,云珍被插的胡乱叫。-

-  「……肏死我了……要丢了……」-
-
声音像是败战的母鸡,慧芸只见亦帆大阳具与云珍小穴结合在一起,在亦帆强力的抽送下白色泡沫液体随着与龟头出来,「噗吱……噗吱……」声音不绝于耳。
--
慧芸何曾受过如此仗阵,在此时此刻她把自己当做也是被亦帆大鸡巴插入的人,房中再度响起声音,慧芸知道他们快完事了,收拾起被搅乱的春心,匆匆忙忙离开。
--
其实慧芸这些年,在钱庄帮忙,与诗华朝夕相处,也发生了感情,只是安以现实两人关系并未暴光,两人亲密的关系由于诗华身体关系也最多至口交,有时才将诗华玉茎含入,他就泄了。-

-  慧芸并不在乎,反倒是诗华觉得对不起慧芸想尽办法在嘴上功夫满足慧芸,慧芸离开亦帆处,满脑子刚才亦帆与云珍淫秽的姿势,来到诗华处。
-
-  与诗华聊天,又想到刚才之事,就提及亦帆的终身大事,不会诗华起身将房门关起,慧芸以为诗华要与她亲热,登时脸红满面,却听到诗华沉重的语调,说亦帆娶媳妇的事,慧芸心中有底,最近袁大头频频来找我希望能用借据,借贷白银及黄金。-
-
「这事可棘手的狠,袁大头那批洋枪部队,吃钱很凶,两广一带的钱庄不是关门就是被他收刮一空,但是他势力在现在却无人能挡。家虽然有人手,却敌不过他的洋枪部队。」-
-
慧芸听完收拾心情,知道事态严重,整理一下思絮,想起两广一带有江南枪炮局,及造船厂,这些公衙都承经与我们钱庄往来,两广洋枪部队也是有的,怎么会吃不住袁大头。
--
诗华说:「其实就是银子问题,要控制这儿的部队,就是靠银子,没银子,就算有洋枪,但是没洋枪子弹,也没用,令外清朝垮台后这些部队都靠地方吃饭。」-
-
「将地方财源控制住,不怕你乱来,袁大头派出的人姓杜,此人对钱庄等相当有概念,手段很狠,如果没法摆平的,最后干脆假冒土匪赶尽杀绝。」-
-
「为了以防万一,慧芸你和慧英即日到外国租界内的钱庄问问,是否可以也将一些家产转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