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女友小说  »  逼夫叫嫖
逼夫叫嫖

逼夫叫嫖

张焕暗中关心范霞,范霞隐隐知情,但他们单独相遇的时候是不打招呼的。

  范霞心中曾经非常怨恨张焕,认为张焕把她的青春毁了。

  张焕常常受良心的谴责,他应该算是好人。他承认自己做错了事情,且知错能改。他没因当年诱奸过范霞,就死皮赖脸地狎近,却总是暗中关心,并愿以自己最大的努力为她做些什么。

  范霞的发展一直很顺利,这令张焕欣慰。尽管范霞后来成了刘瑾的情人,再后来又附身于赵昀,但张焕总是在人们面前给范霞添好话,听到有人说范霞的不是,他也总会委婉地予以反驳,他在村里是比较有威信的人,他的说话对于保护范霞的声誉起了很大的作用。

  刚才他在浩天盖新房工地看了一会儿,准备从范霞的房后绕到戏场闲逛。

  张焕有一片地在村东,每次去地里,他总会从范霞的院前或房后走。其实走近路,是不需要经过这里的。

  这也许就叫爱屋及乌吧,他能够看到范霞的房子心里也觉得舒心。走惯了这条路,总想从这里走,即便多走几步,她也心甘情愿。

  从范霞院前或房后走,遇到范霞的机会自然就会多些,能多看一眼范霞,对于张焕来说,那是最怡心的事情。

  仿佛是约定俗成的,张焕和范霞单独碰见的时候,张焕只是偷偷地看上一眼而不说话。

  其原因当然在范霞,但也与张焕是个自重的人有关。那还是在范霞怀畅玉期间,有一次他们在路上相遇了,张焕很殷勤地问范霞干啥去,范霞眼睛望着前方,仿佛没看见没听见似的,把他的话赊了。

  自那以后,张焕单独见到范霞时,就再也不问了。在有旁人的时候,遇见了,也是看范霞的眼神,范霞要是用尊重的眼神看他,他才会问。于是,这样一个谁也不清楚的特殊现象,便出现在了他们两人之间。这样一个特殊的现象,显示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特殊关系。

  今天,范霞没跟张焕说话,是因为当时她急着躲牛力,而且在那样一个场面之下,她也不知道该怎样跟他说话。因为平时他们即便说话,也总是轻描淡写的。

  在范霞的心里,张焕是儿子畅玉的亲生父亲,这使她看待张焕与别人不同。范霞曾经想过,如果张焕死皮赖脸地追他,那会给她带来多大的麻烦,但张焕从来没有,他显得非常矜持。

  张焕因为她那次没有回答问话而在单独遇到的时候只是偷偷地看她,且能坚持这么多年没有破例,这令范霞十分佩服。

  儿子是他的种,她希望儿子身上有他父亲的这种自尊心。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张焕的怨恨越来越少。但他们之间已经形成的单独见面不说话的习惯一直没有改变,且不能改变,也不可能改变。

  范霞是讲良心的,当年张焕对她是诱奸而不是强奸,那时她在张焕的引诱下,是情愿的,这是事实,不能违背良心说话。如果不是她怀了他的孩子,她是不会怨恨他的。她怨恨他主要是怨恨他哄了她。她对他说怕怀孕,他说怀孕可不是那么容易的,肯定怀不上。

  于是他给她把精子射进去以后,她丝毫都没担心过会怀孕。结果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她怀孕了,怀孕给她的打击是相当大的,这使她在找对象的时候很是自卑。如果不是怀孕,她绝对不会找畅鸿运那样的”倭瓜蛋“她可以尽情地挑选。这是范霞曾经十分怨恨张焕的最主要的原因。

  张焕本准备到戏场里闲逛,跟人闲聊,但打了牛力两个耳刮子以后,改变了想法,他想起了果树园的柳忆。

  他一进果树园就跟柳忆说:”我给了狗子的牛力两个耳刮子。“柳忆正在果树下站着,笑着问他:”因为甚?“”那个圪泡,真是个老不正色,喝了两盅子猫尿,跟在范霞身后,乘人家打电话不注意,上去就摸人家的屁股。正好叫我看见了,我上去就是两个耳刮子。不要脸货还问我咋就打他,我说你大白两天耍流氓,不打你等甚?“张焕说。

  ”甚人就是甚人,不正色就是不正色。他看见人家范霞长得好看,爱见得人家不行了,就动起手来了?“柳忆说着递给张焕一支烟。

  ”爱见归爱见,男人们谁不爱见?爱见也不能动手揣摩人家呀!——圪泡养活上闺女还不算,还谋算起范霞来了,真是‘疥蛤蟆还想吃天鹅肉’!“张焕又骂起了牛力。

  ”唉,这人里头甚人也有,要叫咱们思谋也不敢思谋,思谋范霞吧,那倒是也够个不识火色,可跟闺女那就真成牲口了,怎么也不能把闺女养活上呀,就是不是亲生的也不能吧!再说他怎么就能说不是亲生的?看长相倒是不甚像,可不是他的,能是谁的?“柳忆吸了一口烟说。

  ”杏花的儿子长得跟牛力一样,你说是不是那个圪泡的种子!“张焕越发说得严重了。

  ”不会吧,就说养活上,也是这几年的事情吧,不可能刚出嫁的那个时候就养活上吧?儿子长得跟牛力一样,也许是遗传吧,人常说‘养儿达外舅’,遗传了姥爷也是有的。“柳忆否认张焕的说法。

  ”他外甥子要是不是他的种子,那闺女肯定就是他的亲生闺女了,不管怎么说,那个圪泡真真的一个毛驴性子!“张焕狠狠地骂道。

  ”我看吧,不可能不是他的亲生闺女。可是老子也对了,闺女也对了,真的都是毛驴了?你快不要说了,说起来我身上还起鸡皮疙瘩。“柳忆说着直摇头。

  ”咱们村怪事真多,我当村长那会儿,有个钉鞋匠常来,会看点风水,我亲耳听见他跟人们说‘你们这个村子风水硬’,我问他这话是甚意思,钉鞋匠说你们村子叫‘古杨村’,其实是‘鬼妖存’。我说你尽是灰说,钉鞋匠说他不是灰说。他说你们古杨村前有山后有川,是风水宝地,妖魔鬼怪就爱风水宝地,看看漂亮姑娘有多少?那个叫范霞的,不是妖魔降身,怎么能长得那么袭人?“张焕跟柳忆说这样话,也不知是为自己当年的行为开脱,还是想借此责骂牛力。

  ”钉鞋匠也来过我这儿好几回,每次来都要说这排子话,我看那个家伙也是想用这个话做引子,说人家范霞。一说起来,还打响嘴,我看钉鞋匠也是个不正经货!死了二三年了,要是活着,这次唱戏,他要是知道了,拄上拐棍也得来看。“柳忆回忆道。

  ”那肯定的!范霞会唱,真是天生的。派在我们家吃饭的三个戏子里头有一个是打板的。那个打板的说,像范霞这么好的旦角,现在真的是很少很少,她到他们省晋剧院,也肯定是受欢迎的。“张焕一说起范霞来总是赞美的口气。

  ”那他们还能不欢迎?本来就唱得好么!这班子戏里头的那个金枝女,咱们实事求是地说,人家唱得也就是不赖,不赖是不赖,可她哪能顶住范霞?范霞嗓子好,唱到拐弯处拐得好,我听戏听得多了,像她那么转得自然的真少。好些唱家都是一到拐弯处就显得不得劲儿,勉强,昨天晚上我听那个金枝女唱的时候拐弯子还算转得不错,可也没范霞转得圆润流畅。“柳忆说起范霞的唱来,兴致越发高,夸奖得越圆溜。

  ”你昨天晚上在哪块儿坐着我没看见,跟你坐在一起看戏有意思,你不单是懂戏里的内容,哪个唱得好,哪个唱得不好,好在哪,不好在哪,你也都能说出个子丑寅卯来。“张焕怕说范霞说的太多引起柳忆的怀疑,这是他夸范霞的一贯原则,总是适可而止,于是转向夸柳忆。

  ”不说吧,昨天出去正好就跟牛力父子两个挨住了,以前我只是听人们说,昨天晚上亲眼看见了。真是没样子,一点儿也不避讳。父子俩拿着一个凳子,先是轮换着坐,后来牛力坐在后头,杏花坐在后头,父子俩挨得紧不说,杏花还搓脚撵手的。牛力跟我一递一句地夸范霞唱得好,杏花突然就斥责起她老子来了,‘知道了!知道了!不用重三复四地夸了!’。真是没教养,咱们说庄户人说话随便,也得看个场合,可那个杏花脸皮子真厚,根本就不顾前后!钉鞋匠说咱们村肯出怪事,像牛力和杏花父子俩的事情,也真够个怪了!“柳忆奚落杏花父子。

  ”真的你听说了没?西梁的周三,儿媳妇到县城里陪孩子念书,陪得陪得跟上人走了,后来老婆去陪孙子念书,结果也跟上人走了,你说怪不怪?前天我听杜老师说的。西梁不到500多口人,也出过不少怪事,咱们村1000多口人,哪能不出点怪事?“张焕说。

  ”听说了,过去有一本书叫《今古奇观》现在写咱们古杨行政村这三个村子的稀奇古怪的事,也能写一本‘今古奇观’了。村里u过去也倒是出过怪事,磕这会儿好像是比过去多得多了。“柳忆感慨道。

  ”现在自由了,说话做事约束性小了,出的怪事比过去多那是肯定的。——你见到刘瑾了没?那个人到底也不知道在哪游刮了这么多年?“张焕转话了话题。

  ”人家不说,谁能知道?慢慢地总会叫人知道的。听人说刘瑾这次回来就不走了,有的人还说这次回来是想娶范霞。村里也不知道是谁跟他通风报信的,是不是杏花,杏花是刘瑾的姨表妹。“柳忆说。

  ”你的话,人家不说谁知道,肯定是知情人跟说的,不然迟不回来,早不回来,畅鸿运要跟范霞离婚了,他就正好回来了。“张焕说。

  ”你说范霞对刘瑾中意还是对浩天中意?“

  柳忆问。

  ”肯定是对浩天中意了,要不是对浩天中意的话,范霞也就不会跟畅鸿运离婚了。这么多年了没离,40来岁了,反倒要离,那还不是明摆着。浩天那后生甚也好,就是岁数过小了些。女的比男的大那么多,我怎么思谋也是个问题。“张焕说。

  ”岁数的确是个问题,不过范霞人材出众,又显年轻,至少十年八年没问题。“柳忆说。

  ”就看范霞还能不能生了,范霞要是能生上个孩子就好说了,要是生不下个孩子,总会出问题。“张焕说。

  ”范霞做事情,按说应该是稳的,浩天究竟是怎么样的人,靠住靠不住,她总得打个定心,她一旦定了,说明浩天是可信的。浩天来过我这儿一回,我看那孩子行,咱们倒也不会看人,第一面的印象不错,不贼。“柳忆说。

  ”贼倒是不贼,可现在这个时代,父母有钱的年轻人,不浪荡的也少,你说范霞做事稳那倒是有的,就看她能不能看准浩天究竟是怎么样的人了。再说,就是现在看上去好,谁知道什么时候变,现在这个社会,人的变化真大,你说西梁周三的老婆,谁能想到有了孙子的人了还变了心跟人走了。“张焕说。

  ”我看范霞也还能生,过去说45,生个抓地虎,她刚刚40出头,看上去又那么嫩面,我看生一个没问题。你说人的变化,那的确也是预料不到,好多情况下,连自己也预料不到。只能是从现在大致上看了。“柳忆说。

 刘瑾的言语和行为使范霞感到,横在她和浩天面前的阻力非同小可,赵昀从中作梗显而易见。

  一只无形的手,撒下无形的网,虽然看不见,但能感觉到。畅鸿运不回家,刘瑾突然回来,赵昀神出鬼没,表面上不再理她,但分明是他在背后捣鬼。她越来越感到不能不怀疑赵昀,因为他明白赵昀的做事特点。

  本来觉得赵昀不会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要自己态度坚定,他就没有什么办法了。既然他放弃了,也就不会在这方面花精力了。即便还有狎近她的行为,也不理他,认为他没什么可怕的。那一次她给了他个硬的以后,他乖乖地让了步,范霞以为他对她一旦无可奈何,也就退避三舍了。

  可刘瑾对她采取的做法忽然使她感到事情很是不妙,肯定是赵昀在背后操纵着。刘瑾不是那样的人,如果没有人背后操纵,他根本不敢在办公室里撒野,而赵昀亲口告诉他刘瑾回来的消息的用意也已经很明白了。

  范霞很清楚,她在赵昀的权力掌控之下。权力是不得不怕的,因为权力体现在一句话就会叫人身败名裂,使用手中的权力,可以把不可告人的诡计,化作冠冕堂皇的理由。

  赵昀如果不想叫他担任乡妇联主任的职务,那可真是一句话,不用费多少周折。理由很多,而且很充足,只是拿一个没有大专文凭,现在就可以把她拿下,而在此任上干了很多年,工作也不是多么出色,这一条也可以成立。要不是赵昀保举,上一次,甚至上上一次,就该下了。

  赵昀给范霞设计下的两条路很清楚,一条是屈服于他的设计,把与浩天结婚的念头打消,渐渐地又与他暗中苟合;一条就是不再担任妇联主任,使她在老百姓眼中一落千丈。

  可赵昀设计下的路,她都不愿意走啊!做妇联工作,她经常开会,学习政策文件,懂得妇女应该利用法律武器维护自己的权利,但是自己作为妇联主任,深深地感到,担任妇联主任不属于这个范畴。而追求自己的幸福,在与畅鸿运离婚之后,与心爱的人结婚,如果有人反对制止,那才是谁也不能干涉的。

  她很担心浩天如果在她不担任妇联主任后,会因人们对她变得轻蔑起来,而渐渐地也瞧不起她来。她的这种担心,是压在心底里的,她不敢跟浩天说,因为她知道,她现在说了,浩天肯定会说不必担心。但她怀疑浩天不一定能兑现诺言。

  这也许是因年龄悬殊才会产生出来的一种想法,也许是因范霞考虑事情太全面才会这样想的。

  范霞现在深深地感到,赵昀暗中跟她较劲儿,那么他给她设计下的两条路她是难以逃脱,不走这条就得走那条。

  她曾经想过,可是浩天说得很轻巧。他根本帮不上她的忙,该怎么办呢?她眼前一片迷茫。如果说浩天刚回来的时候,她跟浩天组成家庭的愿望还就同孩子们说摆家家一样的话,现在已经变成一对儿海誓山盟的深情恋人了。

  她尽管用再也不理的话来唬浩天,可之所以那样唬他,正是基于自己心底里深爱着他,她知道如果他是深爱着她的,那就肯定怕她不理他。

  现在她想都不敢想不跟浩天结婚的事,她也知道浩天现在是最不能接受这样的事实。他们已经深深地现在爱河之中,难以自拔,就像有魔鬼缠身一般,由不得自己了。

  因为范霞不能欺骗自己,跟浩天在一起的时候,心情是多么充实,多么开阔,即便是遇到困难,遇到不如意的事情,也不会总是被忧愁困扰。只深情的一吻,调皮的一逗,偷偷的一揣,都会感到神清气爽。那样一种美好的感觉,那样一种真挚的爱,简直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

  ”不要想得太多了,“

  范霞想到这里安慰自己道,”只要两个能在一起,爱怎么就怎么!“范霞的思想仿佛又有了升华,有得就有失,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总得舍弃一种,不可能两全其美。

  帮助浩天很好地种地,为他生个孩子,该是多么快乐呀!不做妇联的工作,人们怎么看待无所谓,再说,平日里交往,有几个就行了,要多少是个够。

  她独自梳理自己的思想,由烦恼很快变得开朗了。她对赵昀背后操纵刘瑾想破坏她跟浩天关系的诡计不再忧心忡忡了。她知道唱戏期间,上班的人们也都不像平时那么紧张了,于是打开电视想看一会儿电视。

  浩天了着牛力回到女儿家后,就回到了家里。见范霞看电视,笑着对她说:”那个老家伙儿回了他闺女家了,半前晌想起个喝酒来,是不是喝上酒就是为了壮胆耍流氓。“范霞回家以后,并没有多想牛力对她的猥亵,她当时只是怕借酒还有跟下流的举动才跟浩天打电话的,心里只是想对这种人以后见了赶紧躲得远远的,不要跟说话就行了,见浩天说起来,又勾起了刘瑾企图奸污她的事情来,于是说:”我今天跟上鬼了,这不算个事,我是在办公室耍了个计策跑出来的。“”办公室怎么了?“

  浩天很惊奇地问。

  范霞本来不准备说刘瑾的事情,怕年轻人感情用事,大动肝火,但刚才经过刚才内心里的一番梳理,觉得还是说了为好,于是就跟浩天说了。同时把赵昀背后操纵的想法告诉了浩天。

  浩天并没有像她原先想象的那样会打动肝火,而是很冷静地对范霞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赵昀现在手中有权,我们现在不能跟他明火执仗地干,可我早就想好了对付他的办法,到时候他叫我爷爷也不顶用了。不要看他现在得意洋洋,想做甚事易如反掌。“”呀!你这话说的,我的重新认识你了。你真是我的如意郎君!“范霞怕浩天动肝火,没想到他会这样。

  浩天看着范霞那双如湖水一般的一双眼睛里充满了激动和挚爱的光芒,上去就掬住范霞的脸亲吻了一顿嘴唇和脸蛋,连声赞叹”好香!好香!“范霞被浩天的热情激发得身心大畅,怕顺着浩天,把他激发起来,又忍不住了要跟她亲密,遂故意避开亲密话题问道:”昨天晚上,我唱得不是很好,毕竟好长时间没有登台了。“”那还不好,人们都说唱得真好!你看那掌声就知道了。人们都盼你登台演《打金枝》呢!我听见好多人都说,要不是有你登台,看戏的肯定没这么多。村长跟你说了没,他要你每天晚上来一段清唱,跟这班子戏里的好唱家比,还说山曲儿就不唱了,因为人们打都喜欢大弯大调的大戏。“浩天坐在沙发上,摸着范霞的手说。

  ”还能不跟我说,他昨天晚上一直在台子上站着,他跟团长说给清唱的演员另加赏钱,跟我说是他跟刘春梅说好了,刘春梅愿意给出钱。刘春梅可爱看戏了,每年村里唱戏,再忙也得回来看几天。“范霞说。

  范霞话音还没落,就响起了手机,拿起来一看,是村长的电话,村长叫她到村委会。她洗了一把脸,赶紧就走。浩天跟她一起出去,到了工地上。

  工人们也都知道范霞与浩天要结婚的事情了,刘梅男人高拴柱笑咧咧地跟浩天开玩笑说:”这地基可是打好了,高队长说了,这可是帅男靓女的住宅,你们一定得加心在意地盖好!我们都表态了,保证八级地震误不住你们在里面鸳鸯戏水!“”这个拴柱子,你快不要那人开心了,你不是想办法,给你媳妇好好翻修翻修房子,说了点甚话了!“范霞说了高拴柱一句,掉头就走。

  ”等你们的宝宝出世,我肯定翻修!“

  高拴柱眼瞅着范霞的背影高声说。

  范霞佯装没有听见,但是一个想法却被高拴柱的一句玩笑激发出来,唱完戏,想办法把环取掉,做好生孩子的准备。

  浩天满脸荡漾着幸福的微笑,这时候范霞父亲正好不知道干啥去了,不在工地上,于是高拴柱和其他工人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逗浩天的话,浩天也不还言,任他们随便说,心里乐滋滋的。

  当了见范霞父亲从西面回来的时候,浩天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接起来一听,原来是刘明。刘明叫浩天去他家一趟,浩天问有什么事情。刘明说:”你来了就知道了。“浩天心里挽了个疙瘩,心思是不是那件事还是放不过,不过又想:”你放不过我,我就给你抖馅子。“于是跟范霞父亲打了个招呼就向刘明家走去。

  刘明在门口等着,看见他的时候,表情很难堪,说了句”你回家去,胜忠叫你“就走了。

  浩天一进院,刘胜忠就略带羞愧地出来了,他搔着头,走进浩天说:”你帮上我个忙吧,要跟我离婚,你快给说服说服吧!“”离婚,怎么叫叫起我来了?我能说服了么?“浩天迷惑不解地问。

  ”这是果香说的,你回去就知道了。“

  刘胜忠说着也走了。

  浩天有心要走,怕其中有诈。正要返身,甄果香出来了。

  ”浩天,你回来,我跟你说。“

  甄果香用极温柔的口气说。

  浩天回过头来,看见甄果香打扮得很漂亮,就像要参加一个体面的宴会似的,有点不好意思走了。

  返回身,甄果香把他让进去,他正想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的时候,甄果香从身后把他抱住了。

  ”你大白两天是要干甚?“

  浩天甩开甄果香。

  甄果香居然哭了。

  ”好奇怪,我真不明白你们这是干甚?不能捉弄我的,我也不会叫你们随便捉弄的。“浩天有点生气地说。

  ”他们是怎么跟你说的?“

  甄果香问。

  浩天就跟甄果香叙述了一遍。

  ”老圪泡不好意思说,小圪泡也是不好意思说,看看他们一个个的那个俅相。我要离婚,都不招了,我提出个条件,都同意了,可是都不跟你说。他们不说我说,我叫他们叫你跟我睡觉。“甄果香收住眼泪,直端端地端出这么一句话来。

  ”你们把我看成配种的了是不是?你也真够愚蠢,还能说这种话,做这种事情?“浩天气呼呼地说完,夺门而出,又是气又觉可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