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主播联盟】(11)【作者:shisu1235】
【主播联盟】(11)【作者:shisu1235】
字数:22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1

  「不要了啦……不要了啦……等一下等一下就要比赛了不要又来了啦……阿痾痾嗯哼亨亨……求你求你住手啊啊啊啊……」

  只说在一辆停在大树底下的黑色箱型车正剧烈的摇晃着,一名绑着马尾、穿着黑色防风运动外套和黑色短裤、露出一双长腿的的女子正被一名身材魁武、穿着红色无袖紧身运动衣和蓝色运动短裤的男子压在箱型车的座椅上,女子慌乱的挥着双手,想要推开男子,但男子却稳如一座大山一样的一动也不动。

  其实要说男子一动也不动是错的,男子的双手不安份的搓揉着女子的胸部,防风运动外套被男子的双手这样揉搓,不停地发出:「沙沙沙沙沙沙沙……」的声音。

  「教练教练不要再用了……不要再用了阿阿阿阿……痾痾嗯哼亨亨等一下会没有办法会没有办法……啊啊啊啊啊」

  教练双手忽然大力一抓,虽然隔着好几层衣服,但女子还是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32B的胸部被教练的大手抓住,女子的双脚瞬间踮了起来,头整个向上仰起。

  「痾痾痾痾痾痾痾住手……住手啊啊啊啊我我我我不要啊啊啊……阿痾痾嗯哼亨亨嗯嗯嗯哼哼……胸部胸部痾痾痾……」

  「我说徐裴翊,其实你很想要吧?被我这样子用没几下就叫成这样子,看来你是真的很想要我的棒子了吧」

  说着,教练的右手便从徐裴翊的左胸滑落到徐裴翊黑色的运动裤裤头,然后用力一拉,把徐裴翊的黑色运动裤和运动内裤一并都拉了下来,露出了被经过修剪而特别整齐的阴毛盖覆住的肉穴。

  徐裴翊虽然是极力的反抗和挣扎,但毕竟和教练的力量差太多,只能任凭着教练用右手把他的短裤和四角裤都脱下来,露出了一根又壮又大的肉屌,肉屌只在徐裴翊的肉穴前面磨蹭了几下后,便用力的插进徐裴翊的肉穴。

  「啊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喔喔嗯哼哼亨……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亨不要不要插不要这样子阿啊啊……喔喔喔嗯哼哼……」

  教练的肉屌一下接着一下地冲撞进徐裴翊的肉穴中,徐裴翊的肉穴相当的紧实,让教练的肉屌每一下的冲撞都有一定程度的费力。

  「痾痾嗯哼亨亨住手住手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喔喔嗯哼哼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了阿阿阿阿……」

  然而教练又壮又大的肉屌可是相当的蛮横,被徐裴翊的紧实的肉穴这样包覆,肯定不会甘於被这样受限制,教练提起了五成力道,让肉屌冲撞的速度和力道都变快变大,徐裴翊的淫嚎声变得更加的激烈了。

  「不行不行啦啊啊啊啊……喔喔喔嗯哼哼教练教练住手住手阿啊啊我不要我不要……阿阿阿这样这样会不行的啊啊啊啊……」

  有时候自己的引以自豪的武器也会变成是伤害自己最深的凶器,徐裴翊紧实的肉穴通常都能让插入他肉穴的男人感到被感威胁,但如今被教练那一根又壮又大的肉屌这样蛮横的冲撞,无法松开的肉穴被肉屌冲撞后承受的刺激感便变的相当的剧烈,徐裴翊全身上下都开始不由自主的起冷发颤了起来。

  突然教练打开了箱型车的车门,一阵凉风吹了进来,让徐裴翊不由的叫了声,而教练的双手则是突然抱起徐裴翊的屁股,也不知到是怎么变换位子的,教练很巧妙的把徐裴翊的身子调转了过来,教练坐在椅子上,然后徐裴翊的双脚呈现一个「八」字形的站在车门边缘,双手扶撑着车门框,身体微微向前倾让34吋的屁股向后翘,教练的双手抓着徐裴翊的屁股两侧,控制着徐裴翊的身体,然后用他的肉屌由下往上的冲撞徐裴翊的肉穴。

  「不行喔喔喔不行了教练……痾痾痾痾阿不要了不要再插我了……裴翊裴翊会不行的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裴翊会高潮的啊啊啊啊……」

  教练的肉屌因为是要向上冲撞,变的是那向上冲撞的力道远比刚刚从前面直接冲撞徐裴翊肉穴的力道还要来的猛烈,让徐裴翊的紧实肉穴受到的刺激感更加的严重,徐裴翊本身就不是一个很能忍的体质,被这样一冲撞,性欲的火焰已经烧了徐裴翊三分之二身了。

  「死了真得要死了阿阿阿阿喔喔喔喔……教练教练裴翊裴翊要不行哦要不行了阿啊啊……喔喔嗯哼哼好想要好想要更多更大力阿阿阿阿……」

  「瞧你浪得跟什么样子一样,喂喂喂,徐裴翊,我是再帮你热身诶,等一下被说我搞破坏,你可别太爽啊」

  「不行了不行了我不行了阿……裴翊的好教练好教练哥哥……嗯嗯嗯哼哼哼哼裴翊裴翊是你的肉便器……不要停不要停啊裴翊很淫荡的啊啊啊啊……」
  「我当然知道你很淫荡啊!虽然不是第一次跟你做爱,但这段时间的特训我可是真的看清你这个奔放主播的淫荡真面目了!」

  「裴翊裴意最喜欢最喜欢被你的大肉屌干了阿阿阿阿……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不要停不要停……给我满满的高潮……喔喔喔喔喔啊啊啊啊啊……升天了啊……」

  「宇舒姐,今天我会好好加油的」曾玲媛穿着一件蜜橙色的无袖运动衣,头上戴着一个运动发圈,好让等一下在运动的时候可以比较自在的往前跑,下半身则是穿着一条黑色的加压运动裤,让曾铃媛的腿像是全裸一样的曲线毕露。
  「嗯,当然,今天一定要好好的加油,不过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一下,铃媛」
  穿着亮绿色绕紧运动背心露出两条水蓝色得运动内衣肩带、黑色的加压运动裤两旁还加上一条白线当妆饰,踩着一双赞助商给的最新黑色运动鞋的吴宇舒悄悄的在曾铃媛的耳边说道:「等一下如果要在补给站拿喝的或吃的东西的时候,注意一下包装上面的数字编号,记得要拿偶数号的」

  「为什么?」曾玲媛疑惑地问。

  「大会的活动不会太正常的,而且有人跟我说他们在赞助商那边动了点手脚,所以你自己要多当新一点」

  「真的假的啊?我以为只是」

  「这也是为什么我刚开始一直想要劝退你的原因之一,如果今天对手不是他,也许还不会出现这些事情,但如果是他,一点都不会意外」吴宇舒有点无奈地说。
  「虽然以前就已经有所耳闻宇舒姐你和陈海茵好像不是很合得来,没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曾玲媛有点吃惊地说。

  「铃媛,注意你的用词,你该叫他海茵姐还是要叫他海茵姐,新闻界这个圈子怎么说都还是有注重这一点的」吴宇舒说。

  曾玲媛点点头:「我知道了,是说宇舒姐,既然是他们去做的,为什么你会知道啊?跟你说的人又是谁啊?」

  吴宇舒拍了拍曾玲媛的肩:「这个等这次活动结束后,我再找个时间带你跟嘉芬一起跟我们这边几个重要的人认识认识吧」

  「嘉芬也不知道喔?」曾玲媛这次真的惊讶的问。

  「虽然嘉芬不是因为我的关系才进入红床大会的组织里面,但以前他是自由各体,不过现在他已经不是了,就像你也是,从现在开始,你会被那边的人视为我这边的人,激烈一点的话,甚至会出现你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时一台箱型车开了过来,吴宇舒和曾铃媛都转头看向停下来的箱型车,门都还没开,就有一堆好不容易抢到现场观看的红床大会会员就挤上前去,曾玲媛在吴宇舒的耳边,低语:「谁啊?刚刚宇舒姐你来的时候都没有这样子」

  「铃媛,看清楚,里面有很多都是陈海茵的条仔住,陈海茵跟他们只要喝杯咖啡就能赚个将二三十了,还不包括拿到的礼物」吴宇舒低声的说。

  箱型车的门拉开,果不其然得走出箱型车的是海骚主播,陈海茵,黑色的棒球装和白色的加压运动裤,运动裤上为了不让三角洲上的森林明显露出来还加了一件啦啦队裙,脚上是一双白色的运动鞋,和吴宇舒和曾铃媛的装扮有着非常大的差别,绑着马尾的陈海茵加上这样的装扮就像是这项比赛是休闲运动一样。
  陈海茵向着在车门前欢迎的支持者们挥手,微笑:「大家好,谢谢大家来为我加油」

  就像是偶像一样,陈海音才这么一说,支持者们根本就是比暴动还要恐怖的反应,曾铃媛看的是目瞪口呆:「宇舒姐,这是真的还假的阿?」

  「谁知呢?如果连大会安排的补给站都可以事先做手脚了,那雇用一群人来为他欢呼,似乎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吴宇舒脸上一脸不屑地看着,而从箱型车走下来的陈海茵瞥了吴宇舒一眼,心想:「吴宇舒,你等着看,这次绝对让你惨不忍睹!」

  不过让吴宇舒感到意外的是跟陈海茵搭同一台箱型车,在陈海茵被支持者拥护离开后才下车的张佳如,张佳如把平常遮住耳朵的头发用发夹别起来,露出了耳朵,比起陈海茵的休闲,与吴宇舒和曾铃媛两人比较接近一点,无袖的细肩带白色背心可以依稀看到黑色的内衣,黑色的运动长裤,并不是像吴宇舒穿的那种加压裤,张佳如一双红色的球鞋让整体造型介於吴宇舒的专业运动和陈海茵的休闲之间。

  张佳如看了吴宇舒一眼,又看向旁边的曾铃媛,没有任何的表情或是表态,只是正常走路的跟着陈海茵的后面走去。

  「宇舒姐,佳如不是跟你还不错嘛?我记得你们不是」曾铃媛问。

  「要说好,也不是说真的有多好啦,人与人之间嘛,不用想太多啦,走吧,等一下就要开始了,我们去热身一下吧」

  在休息室里面,陈海茵翘着脚,坐在特别为陈海茵准备的长椅,陈海茵从冰箱中拿出一瓶水,心想:「这种休息室,还真的是很奢侈,在这种地方还搭这种屋子,比赛完了就要拆掉,大会真的是不记成本诶」

  这个时候一名男子走了进来,陈海茵本来有点厌倦这个时候还有人进来打扰,却在一看到是长期支持他的「客户」,刘副理,陈海茵的脸上瞬间堆起笑容:「刘副理」

  「陈主播,要进来给你加加油还真不容易」刘副理说。

  「喔,为什么?」

  「门口的守卫真的不是吃素的」刘副理苦笑着说。

  陈海茵站起身,走到刘副理旁边,双手挽住刘副理的手,说:「阿海需要比较强的安全感,要像刘副理这样的人才能让阿海放心,等一下阿海去跟守卫说一下,来,过来跟我坐」

  说着,陈海茵带着刘副理到长椅上,坐下来后刘副理用手轻轻搂住陈海茵的腰,嗅闻着陈海茵脖子上的香气,陈海茵没有拒绝的让刘副理非礼,反而是有意无意的在诱惑刘副理。

  「海茵,你好香喔,一点都不像是要来跑越野赛的」刘副理说。

  「刘副理,你好讨厌喔,我都穿加压裤了,还要摸人家的腿」陈海茵边笑吱吱的说边亲了用手抚摸着陈海茵大腿的刘副理。

  「现在可以吗?我好想要喔」刘副理问。

  陈海茵摇摇头:「不行喔,阿海要保留体力,不过如果刘副理你不介意,阿海可以免费帮你打一次手枪喔」

  「真的嘛!那太好啦,虽然没有办法享受一整套的,但光是被海因主播打手枪就是一种享受!」

  刘副理下半身赤裸,陈海茵跪在刘副理的双脚之间,右手轻轻的抓着刘副理的阴茎,缓缓地上下移动,让手掌上的肌肤一寸一寸的抚过刘副理的阴茎。
  刘副理的双手向旁打开,自然地放在长椅的椅背上,感受着阴茎被陈海茵的纤手抚摸过去的感觉,刘副理眼睛闭上了。

  陈海茵忽然停止了手掌的上下移动,稍微用了点力气的握住了刘副理的阴茎中段,然后接着像是小朋友玩着遥控玩具一样的前后前后移动摇桿的移动着刘副理的阴茎。

  刘副理眉头微微的皱着,不是因为对陈海茵的表现感到不满意,而是因为被陈海茵这样前后移动阴茎,从阴茎传来的感觉就变得越来越明显了,男人总是怕这种感觉来得太快太猛,因为那也代表着快乐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刘副理,今天的阴茎很有精神诶」陈海茵笑着说。

  「真的吗?」

  「是啊,变肿变大的速度好快喔,而且光是这样三分握,就可以感觉到刘副理你的阴茎上散发出来的温度诶」

  「那一定是因为看见了海茵主播你的关系」

  「讨厌!人家可是新闻主播诶,又不是AV女优」

  说着,陈海茵在刘副理的阴茎龟头上吐了一口口水,口水沁凉的感觉让刘副理身子打了一个哆嗦,刘副理也没想到自己会如此不争气的发出「恩恩恩哼哼哼……」的声音。

  陈海茵让口水从刘副理的龟头上缓缓地沿着阴茎流下来到睾丸,陈海茵微微一笑,七分握地握住刘副理的阴茎棒身前段,也就是刘副理龟头下面的地方。
  「喔喔喔喔呜呜喔呜喔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好舒服喔喔喔喔……痾痾恩哼哼哼哼哼哼哼……海因主播喔喔喔我好爽喔……」

  陈海茵的右手忽然又快又急地上下套弄刘副理的阴茎,由於经过口水的润滑,陈海茵这样快速的套弄变的相当轻松也非常的顺畅,但这同时也代表了刘副理感觉到的感觉相当的剧烈。

  刘副理应该是受到了陈海茵快速套弄的刺激的关系,本来是很轻松的放在长椅椅背上的双手,尽然用起力来了,尤其是一双手掌,更是用力的抓住了椅背。
  「阿阿阿阿恩哼哼啊啊啊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喔喔喔喔喔……痾痾恩哼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海茵主播……你的技巧好好喔……」

  「又不是第一次被阿海打手枪了,刘副理最坏了,说得好像是第一次被阿海打手一样,那阿海要用点心让刘副理这次真的好好记住阿海的手艺!」

  说完,陈海茵竟是从七分握变成了五分握,正当刘副理感觉疑惑的时候,忽然发现一种奇妙的感觉从阴茎的表层渗入里面,那种感觉虽然不是那么直接,但却是让刘副理感觉到一股不可抵挡的爽感,全身的肌肉不由自主的都紧绷了起来。
  陈海茵这一招虚握真渗是和隔靴搔痒一样的道理一样,越是细微的刺激越是能让受刺激者感到倍感刺激,而在打手枪这件事情上,更是如此,再加上陈海茵故意又将套弄的速度增快,一时之间,刘副理的脚尖已然踮起。

  「喔喔喔呜呜喔喔喔喔呵呵呵……海茵主播海茵主播痾痾痾痾痾……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不行了不行了……」

  陈海茵地上下套弄突然停止,然后用大拇指和食指圈住刘副理肿胀的龟头和阴茎棒身之间的凹槽处,接着陈海茵像是在转动瓶盖一样的扭动手指圈,刘副理全身像是被电流不断充电一样,浑身发抖,嘴巴大开。

  「阿阿恩恩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喔……呜呜呜呜呜呜不行了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海茵主播海茵主播……痾痾痾哼哼哼……」

  就在大概被转弄十几圈后,刘副理的阴茎瞬间跳动了一下,白色精液喷了上来,掉下来的时候,还有不少掉在陈海茵的手上。

  吴宇舒、曾铃媛、陈海茵和张佳如四人来到讲台前,中山站在讲台上,说:「各位来现场的或是在直播厅又或者是收看直播频道的观众们,很感谢你们这次的参与,这次的主播联盟之定向越野赛经过各位的会员们的投票,选出了由女神主播,吴宇舒和海骚主播,陈海茵两位东森当家主播升任队长,由两位队长亲自挑选一位队员,另外再由抽籤的方式抽出大会指派给两队的另外一名队员,现在有请两位队长上台抽籤」

  吴宇舒和陈海茵分别从两边走上讲台,吴宇舒说:「海茵姐,你先吧」
  陈海茵看了吴宇舒一眼,便伸手从中山的手上抽出一支籤,中山将另外一支籤交给吴宇舒,而就在两位主播都摊开了籤纸后,从讲台后面的帘子走出了两位女子,一名是徐裴翊,另外一名则是绑着马尾、穿着一件黑色的运动内衣,外面再加上一件灰色迷彩的运动背心,黑色超短的运动裤和黑色的慢跑鞋,健康的小麦肤色,162公分高,32C2633的身材让女子自身就带着一股强烈的宛如模特儿又如总裁的气场,他是卓君泽,在红床大会登录的称号是:「总裁主播。」
  中山公布:「恭喜海骚主播陈海茵抽中总裁主播,卓君泽,同时也恭喜女神主播吴宇舒得到奔放主播,徐裴翊」

  卓君泽很有礼貌地向陈海茵打招呼后,陈海茵说:「太好了,这次我们一定会赢的,我可以叫你君泽就可以了吗?」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卓君泽笑着说。

  「那君泽,你跟我来,我有一些事情要先跟你说」

  说完,陈海茵带着卓君泽走下讲台,而在另外一边的吴宇舒和奔放主播,徐裴翊,徐裴翊说:「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宇舒」

  「是啊,看来这次我们真的要好好合作了」

  「上次在健身房,我不是有意的」徐裴翊说。

  「当然,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吴宇舒说。

  「那我们这次」

  「有些话我们到下面再说吧」

  吴宇舒边说边网讲台的楼梯走去,徐裴翊跟在后面,吴宇舒忽然转头:「对了,这次我们的夥伴是一个菜鸟,多担待一点」

  「宇舒,我实在不懂你的想法,这次明明就很硬」徐裴翊摇头说。

  吴宇舒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继续往下走。

  话说在一间酒吧中,天剑正坐在吧台前,酒保是一名绑着骷髅头红色头巾的男子,嘴唇上方和下方都留有深黑色的鬍子,体型非常的大,而且只穿着一件无袖的牛仔背心,也没有扣起来,厚实的胸肌和腹肌都露了出来。

  酒保送了一杯黄澄澄还冒着白色泡泡的啤酒给天剑,天剑接过啤酒,将酒钱丢在桌上后,便马上喝了一大口。

  「再来一杯!」

  才两口,天剑就把啤酒给喝完了,酒保听到天剑的话,又装了一杯给天剑,天剑也是两大口就灌完了新的一杯啤酒。

  连续这样子四次后,天剑又说:「再来一杯!」

  「年轻人,你想不开也不能一直灌酒,无济於事」酒保来到天剑的面前,说。
  「不用你管!我就是想喝!」

  「如果我不给酒呢?」

  天剑抬起头看向酒保,酒保和天剑四眼交集后露出一抹奇怪的笑容,好几颗假牙更是一览无遗,酒保说:「看来是有人想要灌醉自己好来忽略被教训」
  天剑稍稍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

  「拜託,年轻人,我干这酒保已经有二十多年头了,从我十六岁就开始了,这些日子我看的多了,会这样一直灌自己的,不外乎就那几种原因」酒保笑着说。
  「知道了,还不给我酒喝!」

  「就是知道了才不给你酒喝,不过我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你先说给我听听吧」
  「我能跟你说什么,简单来说就是我上头的人要我乖乖的听他的安排,说我是组织的一环,要守本分之类的这种屁话」

  「我听不出来是什么屁话」酒保回应。

  「那些规章实在太老旧了,是好几百年好几千年的感觉了,怎么可能可以适用现在的社会,更何况我不服他!最重要的就是我感觉他也没有多厉害,他凭什么教我怎么做?」天剑忿忿不平地对着酒保抱怨道。

  酒保转身,从冰箱里拿出一个很冰但没有装东西的杯子,接着在那杯子里面倒了啤酒,递给天剑:「年轻人,我老实告诉你吧,我也不喜欢听人家的指令,毕竟我是我,为什么要听人家的指示呢!这杯酒,我请你!对了,我的名字就做派瑞特,请多指教」

  「我叫天剑」天剑回道。

  「以上就是这次比赛要注意的」陈海茵说。

  「这么说这次我们的胜利已经有超过一半的把握了」卓君泽说。

  「没错,这次的目的就是要赢过他们!无论如何!」陈海茵说。

  「是说徐裴翊的能力应该也不低,体力更是应该不错,真的有这么好对付吗?」张佳如问。

  「这一点你不用担心,虽然不知道会是谁,但佩颖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了,君泽,我说的没错吧」陈海茵边说边看向卓君泽。

  卓君泽有些脸红,陈海茵从运动背包中拿出一粒药丸:「把它吃了,就不会有事了,吃了它之后到休息室里面把衣服换一下,有一套跟你现在一模一样的衣服」

  「我知道了」

  张佳如在卓君泽走进休息室后,靠向陈海茵:「我说海茵姐,没想到准备的这么周全」

  「这全部都是佩颖的点子,不得不说佩颖这次也是卯足力」陈海茵说。
  「不过我还以为卓君泽会有一点运动家精神的说,没想到这么容易的就接受了」

  「大概是因为想要超越前辈甚至是自己偶像的欲望,让卓君泽忘了所谓的运动家精神吧,不过呢这一点我倒是很喜欢,而且非常符合现在我们的需要」
  卓君泽走出来,陈海茵点点头:「很好,那该是上场虐人的时候了!」
  两队,六位选手,吴宇舒、陈海茵、曾铃媛、张佳如、卓君泽和徐裴翊六人排排站的站在起跑线后方,这时六名工作人员在中山的示意下来到六位选手的旁边,分别帮六位选手都在左手上戴上一个运动手錶,中山说:「这是大会为了这次活动研发的全新3D立体投影地图运动手錶,只要轻点錶面两下就可以看见这次越野路径的立体地图,而红点是队友,黄点则是另外一队的人,再次叮咛,这次的比赛成绩取决於各队最后一名抵达终点线的时间,不过要是各队其中有一人超过三个小时尚未抵达终点就算是落败,以上说明,了解吗?」

  六人点点头后,中山举起手,大声的倒数:「三、二、一!」,中山对空鸣枪:「砰!」

  六人都跑了出去,平时就有在运动的吴宇舒,完全不输两位体育主播出生的主播,卓君泽率先抢到第一名的位子,而徐裴翊则是紧跟在后面,吴宇舒则是排在第三位,之后的瞬迅则是张佳如、曾铃媛和陈海茵。

  不过刚跑了三百公尺,六人的距离就逐渐拉大了出来,尤其是最后两名的曾铃媛和陈海茵,完全落后了张佳如一大段距离,而就在此时陈海茵忽然加快了速度,追上前去,曾铃媛有所感,也加快速度,但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一点一点地缠住了曾铃媛。

  「奇怪,为什么感觉我的阴唇一直被摩擦着?」曾铃媛心里纳闷。

  但陈海茵完全没有这种感觉,曾铃媛因为心里的疑惑变得无法专心在跑步上,反倒是陈海茵,不一会儿的功夫就追到了曾铃媛。

  就在陈海茵准备要超越曾铃媛的时候,陈海茵轻轻的拍了曾铃媛的屁股一下,曾铃媛以为是碰撞所以也没有说什么,但被陈海茵拍了那一下屁股,曾铃媛感觉到包覆屁股的运动裤突然变紧了一点。

  就在比赛开始的同时,在东森大楼中的一间空的办公室中,丰哥正把韩佩颖压在墙上,韩佩颖的右腿勾着丰哥的脚,两人热情如火的亲吻着对方。

  而仔细看,丰哥只穿着理应在衬衫里面的背心,四角裤还在右脚的脚踝上,而韩佩颖则是还穿着成套的性感内衣裤,但胸罩被往下拉到32B的酥胸下方,而丁字裤则是被拉歪了开来。

  丰哥将他的那一根有着像钩子一样的向上勾起且又壮又长的勾魂棒一下接着一下的抽插着韩佩颖的有点像是喇叭花,外扩内缩的花穴。

  「阿阿喔喔啊啊嗯哼哼哼……好爽好爽喔喔喔喔喔……对就是这样对就是这样子子啊啊啊啊啊啊……佩颖佩颖最爱了……」

  丰哥双手将韩佩颖的双手压在墙上,穿着皮鞋的双脚着实的踩在地面上,勾魂棒以七十五度角的角度抽插韩佩颖,而在韩佩颖的花穴里面感受到的则是将近被九十度的角度抽插的极度快感。

  「痾痾嗯哼哼哼喔喔喔喔……太爽太爽了啊啊啊啊……佩颖佩颖最爱被丰哥哥丰哥哥干了啊啊啊啊……痾痾恩哼鞥好爽好爽喔喔喔……」

  韩佩颖被丰哥转了过去,33吋的翘臀正对着丰哥的勾魂棒,丰哥用左手按住韩佩颖的左翘臀肉,接着缓缓地将勾魂棒插进韩佩颖的花穴中。

  「呵呵呵这样这样真的会好爽好爽喔喔喔喔……痾痾痾痾痾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啊……会高潮会高潮的啊啊啊啊……」

  丰哥的勾魂棒的前后抽插速度并不算快,但每一下却都是确确实实的插到韩佩颖花穴的最深处,而且在顶到最深处的时候还会稍微顶住韩佩颖的花心一下子才会再一次拔出来。

  「痾痾嗯哼哼啊啊啊丰哥哥丰哥哥痾……佩颖的好丰哥佩颖的好丰哥……痾痾痾痾佩颖要被你干到变成色鬼了啊啊啊……喔喔恩哼哼哼……」

  丰哥忽然将拉出勾魂棒的距离加大,接着用更猛和更快的速度插进韩佩颖的花穴当中,但光是这样子还没有完,丰哥还加码做出让韩佩颖在天堂与地狱之间跳动的动作,让勾魂棒对着花穴的花心进行圆圈式的摩擦。

  「我的天阿我的天啊啊啊啊……喔喔恩哼哼哼哼……佩颖佩颖要崩溃了啊啊啊啊……这样子这样子用……喔喔恩哼哼鞥爽翻了啊……」

  「我说佩颖,你不是也是天天在跟男人做爱的吗?」

  「我没有……佩颖佩颖没有天天跟男人……啊啊恩哼哼哼喔喔……佩颖佩颖好久没有跟男人做爱了啊啊啊啊喔恩哼哼……」

  「等等,让我好好想想,对了,那个男人不是叫做屌王吗?」

  「痾恩哼哼没有佩颖佩颖没有啊啊啊……喔喔恩哼哼哼哼丰哥哥丰哥哥……佩颖佩颖要被你干死了啊啊啊……佩颖跟他才不算做爱……喔喔恩哼哼哼……」
  「喔呜,那个不是叫做做爱,不然叫做什么呢?你们不也都是性器官交合在一起的吗?」

  「痾阿阿嗯哼哈啊啊……不行了不行了啊啊啊啊佩颖真的要不行了啊啊啊啊……佩颖跟他不是做爱……只是只是一个手段……啊啊恩哼哼哼哼……」

  「他要是听到了,会很难过的」

  「我才不管他难不难过……喔喔嗯哼哈啊啊啊佩颖佩颖只想着佩颖的好丰哥……喔恩哼哼喔喔喔喔佩颖最喜欢被丰哥哥干了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再来再来啊啊啊……」

  韩佩颖被丰哥带到了办公桌上,韩佩颖上半身趴在办公桌上,然后24吋的腰被丰哥的双手紧紧抓住,韩佩颖感觉到丰哥的勾魂棒正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的花穴中。

  「又进来又进来了啊啊啊啊啊……丰哥哥的大肉棒丰哥哥的大肉棒……又插进佩颖佩颖的小穴里面了啊啊啊……喔恩哼哼好爽啊……」

  「来吧!韩佩颖,要是你真的这么喜欢被我干的话,就好好的叫!好好地叫!叫到等一下不能播新闻啊!」

  「喔恩哼哈阿阿阿阿阿阿阿恩哼哼哼哈恩呼呜呜呜呜呼呼呼呼……恩恩恩恩哼哼佩颖佩颖好爽超爽的啊啊啊佩颖……佩颖佩颖快要升天了啊啊啊啊……」
  丰哥的勾魂棒抽插韩佩颖的花穴的速度加快了,而且力道也变大了,抽插的整张办公桌都要跟着韩佩颖一起承受雄力而发出「砰砰砰!」的声音。

  「啪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丰哥的勾魂棒又快又大力的抽插着韩佩颖的花穴,韩佩颖的两片翘臀肉都因为被抽插的撞击撞击的不停晃动。

  「呵呵呵恩哼哼……好爽好爽好爽喔喔喔喔……不要停不要停啊啊啊啊……佩颖佩颖要爽死了啊啊啊……佩颖佩颖要爽死了啊……」

  「不行了不行了……佩颖佩颖要高潮要高潮了啊……还要更多更多的啊啊啊佩颖……佩颖要当今天丰哥哥的女人啊……」

  镜头回到定向越野这边,只见在最后的曾铃媛越跑越感觉奇怪,紧身加压裤怎么会越来越紧,可以说是随着曾铃媛跑步时双腿迈开的步伐越大或是越快而越来越紧贴曾铃媛的下半身,首当其冲的就是33吋的屁股,就像是加压裤就是直接浮贴在上面一样,要是从后面看,可以完完全全的看清楚曾铃媛屁股的形状。
  曾铃媛心想:「奇怪了,这件裤子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被做过了手脚?」
  大腿也感觉越来越紧,曾铃媛越来越不能大步的向前跑,而且也不能随意地增快速度,越是增快速度,加压裤对大腿的紧贴程度就越来越大。

  「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呼呜呜呜呜呼……天啊嗯嗯嗯嗯嗯嗯哼哼……」
  曾铃媛发出微弱的呻吟声,现在加压裤的紧贴程度已经紧贴到曾铃媛就像下半身什么都是没有穿一样,甚至还一点压迫,虽然曾铃媛里面还有穿一件内裤,但加压裤的紧缩,已经让曾铃媛感觉到三角洲也被压迫到了。

  「恩恩恩哼哼哼哼哼痾痾痾……呼呼呼呼呜痾痾恩哼哼……恩哼哼呼呼呼呼屋……」

  曾铃媛的喘息声越来越大,随着跑的距离越来越多,现在的下半身已经像是被束带用力的绑住一样的不舒服,尤其是三角洲的地方,更是像是有着一个手掌用力的压着一样,再加上跑步时带来的身体晃动,更是让曾铃媛感觉三角洲有种被男人的手掌压着且快速震动的丝丝快感一点一点地传到了曾铃媛的脑门。
  而在第二名的徐裴翊则是发生了和曾铃媛类似的事情,唯一的不同就是徐裴翊是上半身的衣服变的紧贴。

  「恩恩恩哼哼嗯嗯嗯哼哼哼……恩哼屋屋屋这是做什么啊……喔喔喔喔喔恩哼哼好紧好紧喔……要死了这样怎么跑啊……」

  徐裴翊32B的胸部如今变得相当明显,不论是形状还是大小的让人从外面看的一清二楚,白色的无袖背心和黑色的运动内衣都像是缩水一样的瞬间往内挤压,挤压到让徐裴翊感觉自己就连呼吸都越来越困难了。

  「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痾恩恩哼哼哼……我我我我我……呜呜呜呜呼呼呼呼……快要不行呼吸了……太紧太紧了啊……」

  徐裴翊向前跑的速度变慢了下来,让原本和徐裴翊保持了一段不算短的距离的吴宇舒不一会儿就逐渐跟了上来,吴宇舒看到徐裴翊这样的突然减速,心里有点疑惑,吴宇舒便稍微加快了速度来到徐裴翊身边。

  「裴翊,你怎么了?」吴宇舒问。

  「我我我我我……喔喔恩哼哼喔喔喔喔……我的衣服我的衣服好紧好紧啊……」徐裴翊半呻吟半哀嚎的回答。

  「天阿,裴翊,你的衣服怎么会变成这样子?怎么变得这么紧?」

  吴宇舒诧异地叫道,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想法,吴宇舒点了手上的手錶錶面两下,立体地图马上就出现了,代表卓君泽的红点似乎已经要进入第一次补给区了,而陈海茵和张佳如的则是并列的在一个转角后方的距离,唯独曾铃媛的黄点落后了一大截,甚至还会有停下来的时候。

  陈海茵转过转角,看到了吴宇舒放慢速地在陪着徐裴翊,从后面看去,徐裴翊的上衣完全紧贴甚至缩压着徐裴翊的上身,陈海茵轻轻一笑,心想:「看来这个蔡经理很能干嘛,真的把这种衣服做出来了,佩颖你看到了吧,这可是你交涉出来的成品啊,不过看来尚桦是真的躲不了了」

  韩佩颖在比赛前找到的这次比赛的服装赞助商蔡经理完全按照了韩佩颖交出去的要求打造了特殊的衣服,而吴宇舒、徐裴翊和曾铃媛的衣服的材质就是大会特有的材质,会随着移动的时间增长而越变越紧缩,而移动的幅度或次数的增加都会催化材质的特性展现出来,而穿在人身上的结果就像现在的曾铃媛和徐裴翊一样。

  也因为韩佩颖不知道到底会是抽到哪一位大会派选的人,韩佩颖便就请蔡经理针对卓君泽和徐裴翊现在穿的衣服做两套,一套是原来的衣服,另外一套则是依照韩佩颖的要求下去做的。

  不过韩佩颖的要求里面还附上了这些材质紧缩程度要是可以被控制的,而这件事当然也难不倒大会有的资源,在蔡经理向韩佩颖反应并且提供了讯息后,韩佩颖找上了合作厂商,顺利的让这件特殊的运动衣完成。

  「吴宇舒,你这个贱人,很快你就会认清事实了,你今天的失败,早已经是注定好的了!」陈海茵心里笑着说。

  好不容易来到了补给站,吴宇舒拿了两瓶上面编号分别是「20」和「12」的小瓶水,其中一瓶递给了徐裴翊,小声地说:「接下来要拿补给品,记得要拿偶数编号的」

  徐裴翊点点头,接过水,就赶快喝,由於上衣的紧贴,让徐裴翊呼吸变得非常不顺,水分消耗的速度也变得比平常还快,一下子徐裴翊就喝光了小瓶水。
  徐裴翊喝完时,吴宇舒才喝了一半,吴宇舒看向工作人员:「一定要喝完吗?」
  「嗯」工作人员点头:「大会规定,为了各位选手进行比赛的方便和顺利以及响应节约的政策,一旦拿了就一定要喝完」

  徐裴翊跟吴宇舒说:「没关系,我先继续往前,你慢慢喝完」

  「嗯,自己多小心一点」

  吴宇舒叮咛完,徐裴翊就继续往前跑,吴宇舒看着徐裴翊的身影,又再一次叫出了立体地图,曾铃媛的位子意外的后面,让吴宇舒心里不由地想着:「大大当时一直提醒我,在比赛之前要好好当心陈海茵会对我做出什么事,难道大大弄错了陈海茵从一开始下手的目标?」

  首先进入第二区域的是一直处於领先的卓君泽,然而出现在卓君泽面前的却是一大面的假山壁,假山壁下方还有一大个沙坑,而且假山壁上还有像是攀岩一样让人可以抓撑的凸起物,而这假山壁还依照凸起物分成了六个区域,分成了绿、红、黑、白、灰和橘,工作人员把一双灰色的手套交给了卓君泽,卓君泽疑惑地看向工作人员,工作人员说:「请按手錶的左上面钮」

  卓君泽依照工作人员的指示按了一下手錶上的左上钮,手錶投射出第二区域的规则,简单来说就是要依照手套的颜色选择相对应的区域,并且双手必须选择有发亮的凸起物来抓,如果没有抓对,凸起物就会掉落,同时选手也会向下摔落沙坑,选手在离开沙坑后,要再重头一次进行攀爬。

  卓君泽看完了说明规则后,喃喃自语地说:「果然大会的比赛都不是好混的!」
  卓君泽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绕过了沙坑,来到灰色区域的假山壁前,工作人员说:「祝你好运」

  「谢谢你,我也希望」

  卓君泽说完,看到在头顶就有两处凸起物亮了起来,卓君泽双手抓住了那两个凸起物,开始了他的第二阶段。

  就在卓君泽往上爬到了将近三分之一的距离后,卓君泽伸手抓住下一对发亮的灰色凸起物的时候,忽然感觉一股电流从双手传到身体来。

  卓君泽被电流吓到,双手一松,整个人就向下掉,掉进了沙坑,不知道这沙坑是怎么了,完全没有因为卓君泽的掉落而溅起任何的沙尘,就像是糨糊一样的浓稠且吸收掉卓君泽掉落时的冲击力道。

  就在卓君泽打算要从沙坑爬出来的时候,卓君泽感觉自己身体难以动弹,但难以动弹不是最令卓君泽感到头痛的事情。

  虽然蔡经理是依照着韩佩颖的要求下去做改良,但基本上红床大会要求的都还是保存了,像是导电片还是在运动衣里面,而在卓君泽掉到宛如糨糊的沙坑时,沙坑旁边的电流系统便开启,传导出了电流,再加上刚刚在凸起物上传来的电流,更是让卓君泽衣服里的导电片对卓君泽产生了效果。

  电流从导电片电在卓君泽的身上,尤其像是腹部、大腿、屁股、三角洲以及胸部上,卓君泽在沙坑中努力挣扎,但越是挣扎,电流带来的刺激也就跟着变得明显了起来。

  「嗯嗯嗯哼哼哈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呜呜呜……不要不要再电不要再电了啊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哼会不行的啊……」

  「嗯嗯哼哼啊啊啊啊……住手住手啊啊啊……不要不要啊啊啊……喔嗯哼哼……我不行我不要啊啊嗯哼哼……」

  「救命救命啊……我的胸部我的胸部……嗯嗯嗯哼哼……会死掉会死掉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啊啊啊嗯哼哼……」

  卓君泽翻身用力的往沙坑的边缘爬去,但电流的刺激越来越明显,电在卓君泽33吋的丰臀上,让卓君泽的大腿和屁股一直向上抬起又掉下接着又抬起。
  「痾痾嗯哼哼哼……呜呜呜呜呜呜呜我我我……这样这样不行啊……会没有办法没有办法好好做啊……痾痾嗯哼哼……」

  「阿阿嗯哼哼哼哼哼……不行不行了啊啊啊……我的感觉我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啊啊啊……喔喔嗯哼哼呼呼呼呼呼……」

  忽然卓君泽感觉一股强电流从沙坑的下方冲上来,直接打在卓君泽的大腿内侧,卓君泽眼睛顿时瞪大,大腿颤抖的非常厉害。

  越是接近沙坑的边缘,卓君泽就感觉到传来的电流的强度也变得越来越大,刚开始的电流就像是在搔痒一样,而如今的电流可以说是每一道都可以让卓君泽哀嚎的。

  「呵呵呵嗯哼哼哼……痾痾痾喔喔喔痾噷噷噷……天啊天啊天啊啊啊啊……我的奶子我的奶子不要一直电我的胸部啊啊啊啊啊……」

  「受不了真的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啊……痾嗯哼哼哼我的奶子被电到快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喔嗯哼哼救命救命啊啊啊……痾痾嗯哼不要突然又增加了啊……」
  本来电流不断攻击卓君泽32C的美胸,但就在卓君泽又往前移动了大概五公分后电流的攻击部位又增加了三角洲,而且这次的不在只是电流,而是有一根铁制的假阳具从下方冲了上来,直接顶在卓君泽的阴道口前,卓君泽33吋的丰臀整个都翘了起来,而且这一次攻击卓君泽胸部的电流也从单一方向变成了从四面八方而来。

  「痾痾嗯哼哼啊啊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喔嗯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我的天啊我天啊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嗯……」

  卓君泽好不容易爬出了沙坑,躺在地上喘着气,而就在此时徐裴翊来了,卓君泽看见了自己的偶像穿着像是包肉粽的紧身衣运动来到,心里心想:「太好了,我绝对要在他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

  卓君泽再一次踏上假山壁上面的凸起物,卓君泽一组接着一组的稳稳向上攀爬,而在看完了规则的徐裴翊则是戴上了黑色的手套,慎重的抓住第一组黑色且发着光的凸起物。

  卓君泽因为有了第一次的经验变得比较熟悉,很快地就再一次来到了三分之一的位置,一样有一道微弱的电流从凸起物上头传出来,但这一次卓君泽就是咬着下嘴唇,忍受着电流,继续往上爬。

  而徐裴翊则是爬到了三分一的位子时,电流也从凸起物上头传出,徐裴翊毕竟是卓君泽的前辈,在红床大会的活动中打滚过,虽然没有像卓君泽那样因为突如其来的电流而吓到松开手而掉落,但徐裴翊仍旧是有所反应,徐裴翊十根手指头紧紧的抓住凸起物,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该死的!这是什么鬼东西啊?」徐裴翊心里暗骂一声后,又继续向上爬,眼看着已经跟卓君泽的差距缩短了许多,徐裴翊心想:「我就一次超过他吧!」
  但往往大意就是在这种时候出现,可能是太阳的反光还是分心的原因,总之徐裴翊的右手抓错了凸起物,一股强大的电流跟着凸起物崩塌而传到徐裴翊的身体上。

  徐裴翊整个人向后飞出,接着急速向下摔落,落入沙坑的瞬间,徐裴翊感觉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包覆住一样。

  徐裴翊转身要起身,但却发现沙坑像是糨糊一样的黏稠,根本很难动弹,而就在徐裴翊要用力起身的时候,电流来到。

  由於徐裴翊掉落的力道比较大,整个人陷入沙坑的程度也比刚刚卓君泽来的多,而这也导致了徐裴翊的身体被沙坑的特殊沙子包覆的范围更多,相对的当电流传来的时候,徐裴翊直接被电到的地方也就更多了。

  「呵呵呵嗯哼哼哼哈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啊……痾痾嗯哼哼我的天啊我的天啊……这是什么东西啊……痾痾痾痾痾……」

  徐裴翊大叫着,身体不断地扭动着,但身上的汗水却让特殊的沙子黏稠性更高,徐裴翊更加的无法挣脱。

  「呜呜呜呜呜呜呜……不要不要再电我了啊啊啊啊……痾痾嗯哼哼我已经要已经要受不了了啊啊啊啊……痾痾嗯哼哼哼……」

  「阿乌阿乌阿乌阿乌阿乌……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啊啊啊啊……好多电好多电啊啊啊……不要这么强劲的啊啊嗯哼哼……会受不了的啊……」

  徐裴翊好不容易靠着身体不断地扭动才来到了沙坑的边缘,但就在此时徐裴翊感觉到自己身上那一套已经紧到不能再变紧的运动衣和运动内衣是让电流更加刺激着自己的导体,毕竟像是刚刚卓君泽是还有点缓冲,如果没有碰到肌肤的导电片,就算导电了也没有用,但如今徐裴翊身上的运动服却是完全没有给徐裴翊任何一点缓冲空间,所有的导电片几乎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将电流导电在徐裴翊的身上。

  「呵呵呵嗯哼哼哼啊啊啊……喔嗯哼哼哼要不行要不行了啊啊啊啊啊……这这这这样子电真的会真的会死掉的啊啊啊啊……」

  徐裴翊费了很大的劲才翻过身来,但就在徐裴翊要伸出手去抓住沙坑边缘的时候,突然从沙坑中冒出了两根铁制的假阳具棒,直接顶凹了徐裴翊的32B的胸部。

  「阿阿嗯哼哼啊呜呜呜呜诶哼哼哼哼噷哼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嗯……要死了要死了啊啊啊……喔喔喔喔要高潮了啊……」

  这两根铁制的假阳具棒一顶上来,完全让徐裴翊运动内衣上的导电片更加贴住徐裴翊的胸部,而在这种痛感的加持下,电流的刺激变的更加的巨大,巨大到让徐裴翊整个人性高潮,上半身完全抬了起来。

  而在灰色的假山壁上面的卓君泽已经来到了超过一半的距离的,眼看着应该在没几组就可以完成这个区域的挑战,卓君泽转过头,看着爬出沙坑后躺在地上的喘息的徐裴翊,卓君泽心想:「加油啊,可别在那边躺太久啊」

  徐裴翊大概喘了一分钟左右,才再一次爬起身来,走向黑色假山壁的区域,眼神坚定但力气却已经因为在赛前被教练硬是在车子上干了一次、第一阶段跑步时被衣服的紧缩而摩擦刺激以及刚刚在沙坑里被电到高潮而变得不是那么足够了。
  「奇怪,为什么我被电得这么爽啊?我为什么会突然高潮啊?就算在那之前经历了那些事情,应该还不至於会这么容易高潮的啊」徐裴翊心想。

  话说来到了第一阶段的补给站时的陈海茵和张佳如,陈海茵拿了两瓶水,编号分别是:「33」和「19」,陈海茵在拿的时候,还顺便看了一下有什么号码少了。

  「奇数少了三瓶,偶数少了两瓶,看来真的有问题了,涵竹」陈海茵心想。
  「海茵姐,怎么了吗?」张佳如问。

  陈海茵摇摇头:「没事,怎么样,目前为止还行吗?」

  「完全没有问题」张佳如笑着回答。

  陈海茵点出了立体地图:「看来曾玲媛已经不构成我们的威胁了,接下来就要让他在第二阶段的好好尝尝苦头了」

  「只是海茵姐,为什么我看卓君泽在往上爬啊?他们那边也是一个」张佳如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毕竟虽然我想方设法的要打听出活动内容,但就是什么都打听不出来了,我感觉我大概被认为我会先对那个贱人做出什么手段,不过说实在的,其实我从一刚开始的目标就不是直接对他做什么事情,我一刚开始的目标就是要从赞助商这边下手」陈海茵有点骄傲的说。

  「真没想到海茵姐你的心思也是很细的」张佳如笑着说。

  「等你在这个圈子里待久了,你就会知道有的时候,这些都是必须的」陈海茵说。

  卓君泽率先爬上的假山壁的最顶端,而徐裴翊则是在三分之二的地方时候,又因为一个重心不稳再一次掉落沙坑,晚了卓君泽大概有三分半的时间才到达顶端。

  而在徐裴翊在第三次挑战来到五分之三的距离的时候,吴宇舒也来到了第二区域,看着徐裴翊正努力地往上爬,吴宇舒不由的心想:「天杀的,不是说只是越野跑步吗?怎么还要攀岩啊?难怪詹姆士总是要我练臂力、背力和肌耐力,打了快要整个健身房里面所有男人的手枪,大概就是在暗示我会有这种东西吧」
  吴宇舒在工作人员的指示下看完了规则后,从工作人员的手上接过了绿色的手套,吴宇舒来到了绿色的假山壁区域,抬起头看着一个一个的凸起物,吴宇舒吐了一口长长的气,喃喃自语地说:「跟他拼了!一次给他拼到最顶端!」
  吴宇舒右手抓住了地一个发亮的绿色凸起物,左手跟着抓住另外一个,接着右手又向上再抓第二个,吴宇舒眼神坚定的一个接着一个地往上爬。

  就在来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吴宇舒的右手抓住了发亮的绿色的凸起物的瞬间,电流从吴宇舒的指尖传入吴宇舒的身体上,吴宇舒不由自主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发出了一声轻微的「嗯嗯嗯嗯哼哼哼……」呻吟声。

  但吴宇舒毕竟是从还是小记者时期就开始参加过红床大会的活动的人,这种突如其来的「惊喜」,还不至於会让吴宇舒失神掉落。

  吴宇舒伸出左手,再次往上抓,又一次电流从发光的绿色凸起物传入吴宇舒的体内,这一次吴宇舒也是身体颤抖了一下,然而正当吴宇舒要继续向上的时候,忽然吴宇舒感觉自己那双堪称完美的玉腿上的加压紧身裤像是在一次加压一样的紧绷了起来,而这一压迫,吴宇舒那34吋的蜜臀瞬间现形,而且同一时间,吴宇舒的蜜臀也感觉到了电流透过导电片的导电而传来的刺激感,吴宇舒虽然还是坚强的用十根手指头抓住凸起物,但34吋的蜜臀却是就这么在空中微微的前后摇摆了起来。

  「嗯嗯嗯嗯哼哼哼……喔喔嗯哼哼哼……为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变紧啊……等一下等一下这个感觉这个感觉……难道难道水里面加了东西……啊啊啊嗯哼哼……」

  吴宇舒又继续向上爬了一组,而两次的电流都让吴宇舒感觉到蜜臀被电流狠狠地电了一下,而且被电完后,会在一秒之后出现快感,吴宇舒立即察觉到了不对劲,但如今吴宇舒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痾痾痾嗯痾痾痾嗯哼哼痾亨痾哼呵……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了啊……痾痾痾痾……可恶可恶可恶……该死的那个水里面……一定一定加了『爱情转移』……啊啊啊啊……撑不住了啊……」

  坚强的吴宇舒又向上了一组,而凸起物上的电流毫不留情地电击吴宇舒,吴宇舒说的没错,刚刚喝的水里面的确有添加了春药「爱情转移」,一种可以让痛觉转变成快感的春药,然而让吴宇舒第一次跌落的并不是因累积了差不多六次的快感,而是加压紧身裤忽然又再一次加压紧绷,让本来只是浮贴在吴宇舒蜜臀上的布料变得拉提起吴宇舒的蜜臀。

  跌落沙坑中的吴宇舒心里虽已经有所准备会是一场硬战,但比起上次在小巨蛋的跳远沙坑,这一次的沙坑本身就黏稠了,让吴宇舒连缓冲逃跑的时间都没有,电流瞬间窜到吴宇舒的身上来。

  「阿阿阿阿恩哼哼哼哼哼哼喔喔喔喔……不要不要电不要电啊啊啊啊……痾痾嗯哼哼哼……不要不要我不要啊啊啊……」

  「痾痾恩鞥哼哼哼……救命救命啊啊啊我不要我不要啊啊啊啊……痾痾痾痾越来越有感觉了啊啊啊啊……喔嗯哼哼……完了完了啊……」

  吴宇舒被沙坑的特殊沙子包覆住后,电流不停地透过导电片电着吴宇舒,而吴宇舒除了被电时的痛觉,还有被爱情转移转移出来的快感,吴宇舒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感觉到是大大在用他那一根甚至比AV男优都还要大上三倍的纯阳屌操干着吴宇舒自己的蜜穴。

  「阿阿恩哼哼哼哼喔喔喔喔……好爽好爽啊啊啊啊啊……大大大大大大大哥哥……呜呜呜呜呜宇舒宇舒好爽好爽啊啊啊啊……」

  沙子包覆着吴宇舒的手腕,在现在的吴宇舒脑中感觉的就像是大大的手正握住了吴宇舒的手腕一样,大大从上面不停地用纯阳屌操干着吴宇舒。

  「喔呜喔呜喔呜喔呜呜呜……大大哥哥大大哥哥……痾嗯哼哼宇舒宇舒要被你操死了啊……宇舒宇舒现在在比赛啊……喔喔嗯哼哼……」

  「阿啊嗯哼哼哼哼……受不受不了了啊啊啊……宇舒宇舒受不了了啊……喔嗯哼哼哼大大哥哥ㄡ阿啊嗯哼哼哼哼……」

  脑子中大大三浅一深的操干法,让吴宇舒全身的肌肉舒服的都不由自主的放松了下来,却又被电流一再的电而紧绷,这样一下放松一下紧绷的,让吴宇舒花了好一段时间才移动到了沙坑的边缘。

  吴宇舒再一次来到了假山壁前,脑子里还是无法排除刚刚的幻想,但吴宇舒告诉自己:「不要再想了,赶快结束今天的活动,他会在家等你的」

  吴宇舒又再一次爬了上去,而这一次在一半的地方的时候,吴宇舒感觉到了绿色的无袖绕颈运动衣和水蓝色的运动内衣都瞬间紧绷了起来,吴宇舒叫了声:「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心想:「天杀的!哪有这样子啊?怎么会在这里突然变这样啊?完了完了,这样根本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啊……我的胸部我的胸部好不舒服」

  凸起物传出的电流让吴宇舒这次不仅是蜜臀被电的是不停扭动24吋的小蛮腰,更是让吴宇舒32B的美胸被电流直接的刺激到,虽然吴宇舒的美胸并不突出,但却有着跟蜜臀不相上下的敏感程度,被这么一电,「爱情转移」的药效就更强了,快感是一波接着一波的席卷吴宇舒的神经。

  「痾痾嗯哼哈啊啊啊……大大哥哥宇舒的亲爱哥哥……痾痾嗯哼鞥喔喔喔……好爽好爽啊啊啊……这样子好爽啊啊喔嗯哼哼哼……好舒服啊……」

  吴宇舒再一次摔落沙坑中,而这一次吴宇舒竟是没有清醒的意志,直接进入了脑子中的幻想当中,ˊ这一次的大大是把吴宇舒整个人趴压在沙坑内,沙坑里托住吴宇舒蜜臀的沙子被吴宇舒幻想成了大大压在他身上的重量。

  「阿阿恩噷哼哼哼哼……喔喔嗯哼哼鞥……好爽好爽啊啊啊……痾痾嗯哼天啊天啊……大大哥哥你的肉屌好厉害好厉害啊啊啊……干死宇舒了啊……」
  不过这一次的电流却没有像第一次掉落时来的强劲,不过反而是暗藏在沙子里的铁制假阳具特别的威风,以斜斜的角度斜冲撞吴宇舒的蜜穴,再加上电流的关系,铁制的假阳具不仅冲撞吴宇舒的蜜穴和将电流导入吴宇舒的蜜穴上,同时还因为电流的关系而微微跳动,让吴宇舒感受前所未有的挑逗刺激感。

  「阿阿嗯哼喔喔喔……不行不行了啊啊啊啊……宇舒宇舒要不行了拉……喔喔嗯哼这样这样太猛了啊啊啊……大大大大宇舒宇舒要高潮了啊……」

  接近了沙坑的边缘,吴宇舒趴着向前移动,突然又是两根铁制阳具棒从下方冲顶上来,跟徐裴翊那次一样,对准了吴宇舒的美胸直接顶陷,而且本来是朝着东北方向做冲撞吴宇舒蜜穴的那一根铁制阳具棒,变成了朝着西北方向进行冲撞,吴宇舒的美胸和蜜穴被这样又是电又是冲顶的攻击,又因为「爱情转移」的药效,就在吴宇舒举起手要抓住沙坑边缘的桿子的瞬间,吴宇舒高潮到潮吹喷出来一堆的淫水。

  第三次的挑战,吴宇舒已经看可以说是没了大半的体力,而且意志还非常的不清楚,抓住了第一组的凸起物,吴宇舒就这么停在原地,额头靠着假山壁,喘着气,吴宇舒试图告诉自己无论如何都一定要撑过去。

  来到了三分之二的高度,吴宇舒的眼神已经被一次又一次的电流电到迷茫了,而且可能是刚刚在沙坑里高潮到潮吹了一次后,吴宇舒的敏感体质完全让蜜穴像是关不紧的水龙头一样,一直滴着花蜜淫露。

  「哈哈哈哈……」吴宇舒喘着气,抬起头,看准了下一个要去抓的凸起物,手已经伸出去了,却一个不小心,身体一个颤抖,重心跑掉,吴宇舒又再一次坠入沙坑中,而这一次在坠入的途中还可以清清楚楚地听见吴宇舒的尖叫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不要我不要再摔下去了啊啊啊……」

  「痾痾呵痾痾呵痾痾呵呵呵呵……大大哥哥大大哥哥……这样子操我这样子操宇舒……宇舒宇舒真的会爽翻天的啊……」

  「喔嗯哼哈阿阿痾呵……大大哥哥好爽宇舒好爽啊……大大你的肉屌啧么可以这么猛啊啊啊……喔嗯哼哼要死了要死了啊……」

  「怎么样啊?我的好宇舒,是不是最喜欢被我用后背位操干啊?」

  「喔嗯哼哼哼宇舒宇舒好喜欢……宇舒宇舒最喜欢被大大用后背位操……操干了啊啊嗯哼哼……好爽爽太猛了啊……这样所有人都看到宇舒的淫荡样子了啊……」

  「呜呜哼哼哼呜呜呜啊啊啊……太爽太爽了啊……宇舒宇舒真的有够爽的……这样子被大大哥哥干……真的真的要变成母狗了啊……」

  「来,宇舒,告诉我,你是谁的母狗啊?」

  「宇舒喔呜呜呜呜呜哼哼哼……宇舒宇舒是大大哥哥……亲爱的大大哥哥的母狗……淫荡的母够啊啊啊……好爽好爽啊……爽死了啊……」

  吴宇舒这一次可以说是完全被强力的电流和猛烈的铁制阳具棒刺激到浸淫在自己的性幻想当中,整个人趴在沙坑中,两根铁制阳具棒顶撞着吴宇舒32B的美胸,两根不同方向的铁制阳具棒以前后位子的冲撞着吴宇舒那不停喷出水来的蜜穴,而从四面八方来的电流更是让吴宇舒被电的是不断浪叫、高潮,痉挛。
  大大抓住了吴宇舒的24吋小蛮腰,接着用纯阳屌猛烈且快速地从后面操干吴宇舒的蜜穴,像是被操干了几千下,吴宇舒就算已经抓住了沙坑边缘的管子,身体还是不停的抽动,本来是土黄色的沙子,全被吴宇舒喷出来的淫蜜弄湿弄黑了。

  吴宇舒挑战第四次后才勉强成功,登上了假山壁的顶端后,吴宇舒像是行屍走肉的来到补给站,抓了一瓶编号「21」号的水和一包编号「2」的补充营养饼乾,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而在这个时候,陈海茵和张佳如都才刚到假山壁前,分别拿了红色的手套和白色的手套,准备进行第二阶段,而曾玲媛此时才一身狼狈地刚到第一补给站。
  眼看着这一次吴宇舒队落败几经註定好了是否还有转机呢?

  而在酒吧中的天剑又是在等谁呢?酒保派瑞特又会在之后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呢?

  韩佩颖设计要吊出刘涵竹的真正底细,刘涵竹的真正底细到底是那一边的呢?刘涵竹又会遇到什么样的危机呢?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2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