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奴本天成】(十八)作者:xxin
【奴本天成】(十八)作者:xxin
字数:5063
               (十八)

  「进来吧。」秀姐扭身走进了屋内,语气已经变得冷漠疏远。

  我不敢再停留,静静地跟在了她的身后回屋。当秀姐在摇椅上坐下后,我就低头恭谨地跪在她的面前。我只想这几天安安稳稳地渡过,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把柄也不给她留下。

  「这几天我就是你的主人,知道吗?」

  「是,主人。」

  「看得出来,安迪很宠你。不过在我这,最好把你的母狗尾巴夹紧一点。女人都是很小心眼的,不要惹怒了我。」

  「是,主人。」

  「我不在家的时间,把屋子打扫干净。会做饭吗?」

  「会一点,主人。」

  「那晚饭你不用管了。去把鞭子衔过来!」

  爬到旁边的矮几旁,衔回了一根蛇鞭。秀姐伸手接过,漫不经心地甩了个鞭花,耳边的炸响让我恐惧的一哆嗦,却意外的没有落到我的身上。

  听说女S喜欢用蛇鞭,果不其然。大概是男性力量较大,所以偏好容易控制力度的散鞭。而女S们更青睐于这种令人恐怖的长鞭,虽然难以掌握,但是视觉效果出众,挥动起来可以鞭鞭见血,是M最害怕的皮鞭。

  「女奴的规矩你都懂吧?」

  「懂的,主人。」

  秀姐轻轻翘了翘脚趾,扭头看电视去了。我会意地向前爬了一步,舌头缠上了她的足趾。

  秀姐比我要高一些,身材很好,胳膊和腿都很匀称。从这个角度看过去,恰好能看到绷紧的小腹,应该是经常锻炼的缘故。这双脚在男人看来肯定是一双美足了,穿了一双凉拖,没有着袜,足踝圆润,皮肤在灯光下晶莹白皙,修剪精致的趾甲上涂着透明的趾甲油。但对于一个女人来说就没有什么吸引力了,幸好没有什么脚味。

  脚趾、脚背、脚心、足跟,用舌尖慢慢地舔着。秀姐斜靠着专心致志地看电视,居然不是放的电视剧,而是一场跆拳道比赛。她仿佛已经遗忘了我的存在,而我也趴在地毯上想着自己的心思。

  电视挺吵的,嘈杂的加油声背景中,不时传来两声运动员兴奋的尖叫,过了一会就听见解说「金牌、冠军」的大叫起来。是了,奥运会开幕了,学校里的男生们这会又都拥在食堂里吼破了喉咙吧。不过这和我没什么关系,我从来不喜欢这些,太吵了,一堆人你争我夺的,没意思。

  安迪出差,和把我送到秀姐这来有关系吗?安全问题吗?秀姐看起来也是一个人住的啊?为什么不肯提前和我招呼一下呢?忘记了,还是宣示一下主人的权威?嗯,如果和我说了我肯定要缠着他撒娇,他是害怕这个吗?主人会不会把我丢这里就不管了?难道安迪已经玩腻了,干脆直接遗弃了雌犬?陌生的环境让我怎么都不舒服,离开了主人,面对一个冷漠的女S,再次感觉到了忐忑不安和对未来的畏惧。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一面安慰自己不会的不会的,主人会疼小母狗的,可另一面又忍不住去担心害怕。

  啊!还遗忘了一件事。安迪过两天就要过生日了,本来还策划着怎么和主人一起过一个浪漫的生日晚宴呢,也不知道还赶得及不。

  电视哗啦哗啦的从一个比赛转到另一个比赛,主持人喋喋不休的啰嗦。我偶尔被叫起来给秀姐倒水、取个面膜,然后就是继续给她舔脚。以往或许都是男奴给她舔脚吧,不知道女奴的滋味是不是不一样呢。或许只有女S才格外喜欢舔脚吧,爷和安迪其实对舔脚的兴趣都不大,多数是母狗忍不住自己舔上去的。安迪多数会直接让我舔他的大鸡巴,而爷更喜欢用脚玩弄奴的身体。现在想起来,又是羞涩又是甜蜜呢。

  舌头酸疼酸疼的,大概舔了半个多小时了,秀姐毫无让我停止的意思。她敷上了一张面膜,连表情都看不出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

  等到秀姐把所有的比赛看完,我早已维持不住跪爬的姿势,整个人伏在地毯上,嘴巴失去了知觉,舌头机械的扫动着。不知道这是故意的惩罚还是她以前的奴体力都特别好,我算是知道了,再简单的动作,坚持的时间长了都是痛苦的折磨。

  「你晚上是睡床还是睡笼子?」

  「床。」由于唾液流的太多,嗓子已经干疼的厉害。现在的我可不敢再折腾什么幺蛾子,睡笼子不知道又会有什么花样呢。

  「那你去睡吧,这边是你的房间。明天早上我走的早,你不用管我了。」
  「是。谢谢主人调教。」

  话虽然这么说,我可不敢这么放肆。第二天早上早早起来收拾房间,准备早餐。秀姐吃的很简单,一杯蔬菜汁、一小盒酸奶、一块全麦吐司,然后开着一辆米色的甲壳虫扬长而去。

  她走了我就松了一大口气。不能不承认,秀姐的气场很强大,没见她发火却仍然让我很畏惧。相比起来,安迪时常很严厉,我却很少怕他呢。做完我的瑜伽练习,吃完早餐,然后开始打扫房间。

  由于秀姐是一个人居住,别墅显得冷清寂寞得很。虽然房间都被打扫得很干净,并没有什么灰尘。但是长期没有人居住的房间,缺少了人气的滋润。尤其是顶楼,总是感觉有一点陈味,房间里的陈设也简单而略显陈旧。床、几个大大的柜子,桌子、椅子,摆得都整整齐齐,却少了一点生气。我把地板和家具擦干净之后,还是看着不舒服。最后跑到楼下庭院里搬上来几盆花,红的绿的四处点缀一下,整个房间终于显得活泼了一些。

  顺着走廊往前,推开正南房间的门,才发现这是一间挺大的书房。三面墙都是书柜,而且都塞满了书,压得书柜都变了形。一道道略带弯曲的木板线条显得房间异常的杂乱,不像书房,倒有点像超市的库房。《西方美学史》、《爱森斯坦论文全集》、《宗白华全集》……,都是文科的大部头,不学无术者提升逼格的佳作。

  找来一把椅子,站在上面一格一格擦着书架上的灰尘,突然灰黑白的一条条书脊中露出一抹秾艳的色彩。《天使の紧缚》……咦!好书啊,果然书中自有颜如玉,光看封面就让人血脉偾张呢。

  夹着书跑到了楼下,给自己冲了一杯咖啡(跟着安迪养成的习惯),再找个最舒服的沙发姿势,安安静静地开始欣赏绳缚的美。

  这是一本日文书,积了少许灰尘,但翻开了里面还是崭新的。一页一页地打开,纸张挺括,没有什么翻阅的痕迹。每一页都是一副高清晰的图片,底下附着日语文字。高档的铜版纸上,画面的清晰度与色彩的丰富逼真远远胜过了电脑的液晶屏幕。痛苦的兴奋的女体,如毒蛇般啮噬着的绳索,仿佛都在无声地舞动摇摆。股绳与媚肉的紧紧纠缠,蜜穴中那一点透明的闪光,每一处禁忌都纤毫毕露着。尤其是绳模的表情,虽然戴着彩绘的半脸面具,但是依然可以一层层剥离出痛苦、愉悦、耻媚、饥渴、忍耐……

  一页页的翻动间,我的左手不知不觉间已经抚上了自己的情豆,手指如织笼般穿梭挑捺,直到一股清泉流出才突然惊醒。该死!差点就违背了主人的命令。
  可是已经挑起的情欲好难耐受,两腿张开勉强不去碰它,手指收回到唇边,一根一根慢慢吸吮,指甲在舌苔上轻轻划着,眼睛入神地盯着画面上女人的目光。心旌神摇间,仿佛灵魂已透入纸面,感受着粗糙的麻绳刺痛了娇嫩的肌肤,四肢被拉伸扭转至极限,收紧的绳结深深卡入身体的内部……

  好不容易翻完了整本书,股下已经沁湿了凉凉的一块,身体酸酸软软的爬不起来。安迪走了,这三天要难熬了啊。摸了摸手上的书皮,不知道能不能向秀姐借过来看。翻过扉页,上面写着「藤野一忧着」,下面一行几个日文片假名后面是「阳子、禾乃」,应该是绳模的名字,再下面是「発売日 2002∕8」。
  这个缚师虽然没有听说过,但是缚术很好啊,画面很美,不比网上常见的雪村春树、杉浦泽夫等人的作品差。

  怔了半响,下楼进了调教室,找了根绳子照着图上的式样就开始自缚。挑起的情欲像火在心里炙烧,连口中呼出的气都似乎带上了淫靡的味道。既然不能高潮,就只能用拘束和自虐发泄一下欲望了。虽然技术不怎么样,好歹还有几次紧缚的经验。按照记忆把躯干和腿逐一绑好,拽住垂下的绳子死劲一拉,整个人终于歪歪扭扭的悬在了半空。最后将手伸进背后预留的绳套内,虽然难免各种松紧不一,并不是太舒服,至少是吊起来了。

  头很低,血涌上了脑子,很快就觉得晕晕的,有点像喝了酒似的熏熏然,呼吸也稍微有点困难。然后是各种痛、麻、酸、痒纷至沓来,不过M嘛,总是能从受虐中体味到快感。关节扭住的地方不太舒服,在空中试图换个姿势,像一条鱼一样来回挺了几次也没有成功,很快就累的没有了力气。等到拉开活结把自己放倒在地上时,已经「享受」得爬不起来了。

  这一天就这么懒懒散散地渡过。安迪不在,预定的调教训练也提不起精神做了。

  天色将晚时,秀姐回来了。听到车库门升起的声音,思索了一会,不知道她的规矩是什么,于是老老实实在玄关跪伏着迎接她回来。

  秀姐是提着一大包蔬菜进来的。进门没有任何耽搁,直接招呼我进了厨房。
  然后两个人开始收拾,拣菜洗菜,配料生火。别的还好,就是光着身子在同性面前转来转去觉得颇为尴尬,可是秀姐不发话,我也不敢去穿衣服。而秀姐除了发号施令,视我如无物,忙而不乱地洗拣烹饪。

  等到主菜下锅,告一段落,秀姐突然回头看了看无所事事的我:「觉得很不自在?」

  「噢……有一点。」

  「这会没什么事了,跪着吧,站着扭来扭去的看的我眼烦。」

  「是,主人。」

  她转回头,舀了勺水,把锅盖一焖:「现在倒老实。看你昨天缠人的劲,和安迪在一起时很开心吧?是不是在我这觉得挺委屈?」

  「啊,没!没有。」

  「真的没有?你不是想着忽悠我几天,等到安迪回来完事?」

  「……没有。」

  「安迪没有告诉过你,在主人面前第一重要的就是要诚实吗?」秀姐突然语音转冷。

  「……」(安迪还真的没说过这个耶!)

  「跪一边去。自己掌嘴,想明白了再告诉我。」

  「果然,小心翼翼也会触霉头……不过,秀姐说的也有道理,是我不诚实在先,我不把她当主人,怨不得她不把我当奴。」跪在一边,不轻不重地打着自己嘴巴反思。

  过了几分钟,偷偷抬头看了看,秀姐脸上似乎没有什么愠色:「对不起,主人,蓝蓝不该欺瞒主人。」

  「还有呢?」

  「……蓝蓝不该敷衍主人。」

  「还有呢?」

  「还有……蓝蓝不该想着投机取巧,不守奴的本分。」

  「算了。做奴的该知道自己的本分,看你被宠的,都敢在主人头上拉屎撒尿了。」

  「……是。」

  秀姐突然蹲了下来,望着我的眼睛似笑非笑:「果然女孩子天生就占便宜,尤其是漂亮的。这要是换了我的男奴,嘴巴非让他抽烂了不可!」

  「……」

  等到吃饭时,秀姐突然招呼我:「要不要和我一起吃,没关系的。」

  「不,蓝蓝是犬奴,不能上桌吃饭的。」开玩笑,刚才嘴巴开花了,这要上了桌,一会屁股估计就开花了。

  「随便你。」秀姐扒拉了一些菜放在桌边,我趴下慢慢嚼着。秀姐的手艺很好,做的菜比我做的好吃。

  吃完饭秀姐倒没有像安迪那样一袖手就把活全扔给我了,还是两个人收拾、洗碗、清理卫生。等忙完收拾利落了,又沏了一壶茶,她才安安稳稳地躺在她的椅子上休息。我没待吩咐,依旧趴在她脚边给她舔脚。不过今天她没开电视,而是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我聊天。

  过了一会儿,秀姐突然扭头看见了那本《天使の紧缚》。她把书轻轻拿过,摩挲了一阵,然后打开了一页一页翻了下去。脸上的表情怪异,嘴角勾着,仿佛是笑容,却没有一丝笑意。良久,才合上书页,躺在那里闭目养神。

  过了一会,就那么仰躺着,也没有睁眼睛,突然问我:「你找出来的?」
  「嗯,我在书架上找到的。」

  「喜欢?」

  「嗯,太漂亮了!我都没想过,绳缚会这么美!」

  「漂亮……能不漂亮吗?……老师的全部心血,就换了这么一本书……」
  「啊?原来是您的老师?这么厉害?」

  原来是她老师的着作,秀姐也很强啊,学绳缚还专门找了个日本老师。不知道她的水平怎么样,能比得上爷吗?

  秀姐就那么仰躺着,没有接话,仿佛沉浸到了回忆当中。过了半天,我忍不住问:「秀姐,这书……我想借回去看看行吗?」

  又是长久的沉默,就在我以为秀姐已经不再会回答时,她突然幽幽地叹了口气:「你想借?这书很不吉利的,知道吗?」

  「啊?」

  秀姐躺在那里,眼睛望着天花板,口气不像是和我说话,而仿佛是在自言自语:「这书刚送去校样,师母就死了……然后老师被人诬陷,停职,拘留……最终关进了精神病院。我也只能仓皇逃走……再后来,老师出院时,我带着成书,唔,就是这一本去接他。那个时候,整个城市就像鬼蜮一样,所有的店铺都关着门,街道上一个人都没有……」

  我本来以为秀姐在开玩笑,可是听着她阴森森的语气,房间里的温度仿佛都降了下来,也不禁害怕起来。

  「后来呢?」

  「后来?没有后来,从那之后,这本书我再也没有打开过。」

  这么一折腾,秀姐神情萧索,没有了搭理我的兴趣,干脆挥挥手把我赶回了自己房间。再过了一会,听动静她也回了房间。洗了个澡,上床,还没这么早休息过呢,仰望着天花板发呆……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wj522 金币 +8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