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她的隐藏属性】(04)【作者:漂流瓶】
【她的隐藏属性】(04)【作者:漂流瓶】
字数:45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屋内的另一个人

  我的酒顿时醒了一半,回想一下,刚才坐在真儿旁边的就是何斌。一个他一个王桐,真他妈是我的好兄弟。

  我想了想还是先不告诉她的好,只能自己扛下这罪名。用一种明知故问的语气对她说:「我怎么不记得呢,你说说,我怎么摸你了,嗯?」「你就是……你就是……玩骰子的时候,手一直贴在我屁股上,揉啊揉的……」真儿今天也没少喝,现在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是不是像这样?」我扶着她进了单元门,按下电梯按钮,趁着电梯还没来,双手从她腋下穿过,按在了她的屁股上。「不是不是,还要再用力一点。」她甩着头,乱了长发,遮住了脸庞。

  我自然乐意按她的吩咐,更卖力的揉搓起来。叮!电梯到了,我维持着这个姿势,拉着她背对着电梯门退入电梯内。电梯门一关上,我就像昨天一样,又提起了她的裙子,让内裤暴露在空气中。

  「嗯……你讨厌,有监控。」她把头埋到我的胸前,让我想起那个女澡堂着火的笑话,蒙住脸就不怕了。「怕什么,摄像头在我身后,照不到你后面,除非……」我故意拉长语气,等她抬起头来听我要说什么,拉着她的身子就来了个180度转身,这样监控就能拍到她的屁股了。「来,给大半夜值班的保安师傅发个福利。」因为酒精的原因,我也变得放肆了起来。「啊!!!」她一阵尖叫,赶紧蹲了下去拉下裙子,如果这时有人恰好站在电梯外面,怕是要报警了。
  她整理好裙子站了起来,电梯也到了我家所在的楼层。我一只手扶着真儿走到门前,另一只手费了半天劲才掏出钥匙,拧开房门。「这就是你家啊,没想到你一个单身狗收拾的还挺乾净,哈哈哈哈。」真儿眯着眼睛,一只手指指指点点的说。「你喝傻了吧,我是单身狗,那你是什么。」我踩掉自己的鞋,看着真儿摸了半天没摸到靴子的拉炼,又弯下腰去帮她脱掉长靴,随意的丢到一旁,觉得不妥又重新摆放整齐。一个公主抱把她抱了起来,100斤的体重没什么压力。
  抱着真儿走进卧室,轻轻地将她放在床上,她的眼睛已经闭上了,嘴里不知道在嘟囔着什么。我望着她的身体,脑子里出现了两个声音,一个邪恶的声音告诉我扑上去撕开她的衣服,佔有她;另一个善良声音告诉我不要乘人之危,做个好人。但两个声音都被我当成了耳旁风,只是呆呆的杵在那,借着月光欣赏着她修长的曲线。

  「汪汪!」楼下两声狗叫将愣神的我唤醒。卸妆!这才是我最该做的,到卫生间把浴室柜翻了个底朝天,试图找到前女友留下的卸妆油。可惜当初分手时东西都丢的差不多了,哪还有什么卸妆油。无奈之下接了盆温水,随手抓起洗面乳走回卧室。

  眼睛、嘴唇、再到整个脸蛋,我一点点拭去真儿的妆容,她的真实面容就呈现在我的面前。素颜的她换了一种美,褪去了风尘气,取而代之的是一副纯净的面孔。我一只手伸到背后,缓缓地托起她的身体,拉开了背后的拉炼。当我把她的身子重新放平的时候,出现在我眼前的是她明亮的双眸。我一阵紧张,像做错事被发现的孩子,说话也语塞了起来:「额……我……想帮你把……把裙子脱了……才好睡觉啊。」

  真儿没有说话,重新闭上了眼睛,默许了我继续操作。我拉着连衣裙的两个肩膀,一点点地向下拽。随着连衣裙离开她的身体,她身上只剩下一套白色内衣。好人我已经做完了,接下来就该变身禽兽了。我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俯下身去,尽量温柔地说道:「我把它解开好吗,睡觉时不需要吧。」

  她没有回答,身体也没有任何动作,我依然认为这是默许,便把手伸到她背后,三两下就找到了胸罩的搭扣,还算嫺熟的解开,拉着肩带就脱了下来。额……她的胸……怎么形容……也太可爱了吧。大约A罩杯的大小,而且乳晕没有色素沉淀的痕迹,还保留着童真的淡粉色,乳头稍稍内陷,有一道浅浅的凹痕,只看胸的话我都害怕自己触犯了刑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

  这时衣冠楚楚的我在画面中显得有些违和了,我三下五除二地脱到一丝不挂,像泥鳅一样钻进了被窝,并排躺在她的身旁。我转过身去伸出胳膊搂住她,她的身体好烫。我当然不满足於此,翻个身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用膝盖和手肘支撑着自身的重量。既不会压得她喘不过气,又能感受到她的心跳与体温。

  真儿又一次睁开了双眼,正好跟我四目相对,立马不好意思的侧过脸去。我开始了我的进攻,吻像雨点般落在她的脸颊、脖颈、锁骨;双手抓住她的手腕举到头顶;用膝盖把她的双腿分开直到摆成了M形。她现在的样子就像从水下视角看一个蛙泳的人,眼前我唯一的阻碍就是那条白色内裤了,但我还不急於突破这层障碍,只是用我早已勃起的肉棒贴了上去,隔着内裤研磨着她的阴唇。

  床头,侧着头的她只有一个耳朵在我眼前,我伸出舌头将她的耳垂包裹、吸吮,口水沾满她的耳垂。也许是因为耳垂是敏感带,又或者我呼出的湿热的空气让她觉得痒,她不断地扭头仿佛想要逃离。我收回舌头,用最尖锐的虎牙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她一声闷哼。

  第一次赤裸相见,我打算探索她的全身找出她所有的G点。握住她手腕的双手向下移动,尽可能轻的划过她的手臂。划过她的腋窝时,她的身体又开始止不住的颤抖,手在头顶的床单上乱抓。继续向下,我的双手握住了她的双乳,试探性的捏了两下,又稍微往下挪了,用手掌托住可爱的乳房,将乳头置於食指跟中指之间,并拢手指,用指关节轻轻挤压她的乳头。

  「嗯……啊……」她已经无法抑制自己的声音了,从一开始的闷哼,到现在张开嘴轻声呻吟。

  我的嘴也没有闲着,将火力转向她的脖子。嘴唇亲吻着脖颈,舌尖时不时伸出来挑逗她的神经,这招看起来这正合她的胃口,头向上仰去配合着我的动作。
  胸前,我的双手从侧面握住她的乳房,换成了大拇指按在她的乳头上,左手逆时针、右手顺时针的刺激着两颗稍稍内陷的乳头。「呵……呵……啊」意乱情迷的她手死死的抓住床单,脚背也已经绷直。再看向胯下,两个人的分泌物共同作用在她的内裤上,薄薄的一层纯棉早已被打湿,紧贴在她的阴阜上,阴唇的形状看上去一清二楚。

  我决定对猎物进行最后的收割,收回了亲吻她脖颈的头,以及爱抚乳房的双手,把身体撑了起来,跪坐在她的面前。她不知所以的看向我,看到我那邪恶的笑容后很快明白了即将发生什么,用手拉在内裤上,保护这最后的屏障。

  我弯下腰去,将下巴贴到她的小腹上,胡渣擦着她的皮肤向下移动,与阴毛摩擦发出滋滋的声音。在胡渣的刺激下,她的双腿在不停的夹紧,直到我的嘴咬住内裤的边缘。我的两只手也从侧面摸到了内裤,她的抵抗只是象徵性的,我稍一用力,内裤就从腿上滑落下来。

  我重新调整好姿势,这一次,我的阴茎直接接触到了她的阴唇,分泌出的大量透明液体预示着她的阴道已经准备好迎接插入。当我准备向前冲刺时,她忽然伸出手握住了我的肉棒,眼神坚定的看着我,我才反应起来还没有安全措施。幸好我有在枕头下放一个冈本的习惯,不然爬到床头柜去拿真是太煞风景了。
  三两下给我的小兄弟穿好雨衣,再次回到她的阴道口,阴唇边的阴毛都被打湿贴合在肌肤上,仿佛是跪在道路两旁迎接国王凯旋归来的民众。我把国王对准他的王位,抬起头看向她,她的眼神里满满都是情欲,又额外透露出一丝慌张。
  我的腰开始发力,龟头缓缓注入她的体内。真儿又闭上了眼睛,牙齿咬到一起发出了嘶嘶的声音。紧,很紧,即使有充足的淫水我也很难进入。我用双手扶住真儿的髋关节,缓缓向我身前拉,同时腰继续用力自己身子向前推。时间在这一刻变得慢了下来,我慢动作般地向前推进,感受着她阴道内每一颗肉芽的摩擦。真儿原本抓住床单的手不知什么时候抓到了我的胳膊上,指甲嵌入我的手臂,但我已经无暇顾及。

  当整根阴茎消失在她的两腿之间,真儿努力弓起身子,看向两人的结合处。我趴下去用身体把她压回床上,两人的上半身紧密的贴在一起,我又开始将阴茎一点点抽离她的身体,到只剩龟头留在她体内时,再次插入……缓慢地往复几次,她的身体已经适应了我的肉棒。我逐渐加快抽插的速度,她的呻吟也从含糊变得嘹亮了起来。没过两三分钟,随着身体的一阵抖动,一切都变得……不对,随着身体的一阵抖动,她的阴道也突然收紧,本来还想延缓一下节奏的我没有承受的住阴道的吸吮,将精子悉数交了出去。我们的第一次交配,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

  面对面的喘着粗气,两个人从开始到结束都没说过一句话。一阵负罪感涌上我的心头,我这算是乘人之危吗?不不不,这肯定叫两情相悦,情投意合,一出情感小剧场正在我脑内悄然上演。

  软下来的肉棒此刻化身成台湾肠,主动从真儿的身体中褪了出来。真儿的眼神看上去有些迷离,还没从高潮的余韵中恢复。我翻身下床,把衣物扔到洗衣篮里,用湿巾清理好战场,重新躺倒她身边,两个人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呼吸渐渐平缓……

  「啊~ 啊~ 啊」我隐约听到一阵高亢的叫声,转头看向身边却没有发现她的身影,顿时出了一身冷汗,努力挣扎着想要爬起来,身体却不受控制的躺在原地。
  「咚!咚!咚!」一阵床板撞击墙壁的声音敲醒了我,我一下子惊得坐了起来,原来刚才是鬼压床了。身旁,真儿正安静的睡着,没有被这噪音所打扰。又是隔壁的那对夫妻,女主人的叫床声伴我度过了许多个寂寞的夜晚,可能我跟真儿刚才的激情正好点燃了他们的欲火,也算是我的回报了。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嘴里干的不行。起床喝了杯水,又走到厕所开闸放水,咦?怎么感觉热热的。低头一看,卧槽,刚才套子没摘就睡了过去。尿液灌满了避孕套后漏了出来,顺着我的腿又撒了一地。

  我扯了一堆手纸,擦乾了自己的双腿,蹲下去再清理地面。等等!这里怎么有一块白斑,摸了一把还没有完全凝固,把手放到鼻子前闻了一下,精液!我猛地站起身来,正好看到真儿的内裤挂在洗衣篮边上。

  本来睡眼朦胧的我一下子精神起来,跑到门口一看,果然多了一双不属於我的男鞋,又或者是我跟真儿进屋时那双鞋就已经在那了,只是我们喝酒了没有注意到。

  「他妈的,我都忘了这小子这个周末放假。」,我低声咒骂到。「这小子」指的是我的弟弟,孔浩廷,正在上高三,平时要住校,每个月只休息一个周末,而这周恰好就是他休息的日子,我最近心思都放在真儿身上了,结果忘了这周他要回家。

  我先把真儿那条内裤洗乾净,免得她明天没有内裤穿。随后蹑手蹑脚地走到他的卧室门前,里面传出某个女主播的声音,不务正业,明天早晨再骂他。
  ……

  第二天早晨,我是被憋醒的,更准确的说是一种窒息的感觉将我憋醒。睁开双眼,真儿的一只胳膊正搭在我的脖子上,我说怎么喘不上气呢。把她的胳膊放下,这下弄醒了她。她揉了揉眼睛,发现我正不怀好意地打量着她的身体,一把抓过被子盖住身体:「还没看够啊,色狼。」「怎么能看够呢,永远都看不够。」说罢我又伸手去掀被子。「不给看。」她一把拍开我的手,「我饿了,我要吃饭,嘤嘤嘤,给我穿衣服。」真儿心情看起来不错,还会撒娇了。

  我颠颠的跑到厕所去把洗乾净的内裤拿回来,单膝下跪双手献上:「大人,您的内裤。」「小亭子,衣服呢?」她还真把自己当慈禧了。「这……总不能在家穿紧身连衣裙吧,你等等。」说完我顺手从衣柜里抓了件勇士队的T恤出来,扔给她:「穿这个凑合一下吧。」

  她拿起来看了一眼:「不行,换一件。」,又把衣服扔到一旁。「这件怎么了?」我不解的问到。「我是詹皇的球迷,怎么能穿勇士的衣服。」她一脸不屑的说到。「屁事真多!」这是我内心的os。

  我只好又找了件别的T恤,套在她的身上。T恤刚刚盖住她的屁股,内裤的边缘若隐若现,我不禁看楞了神。「看什么看,赶紧做饭去啊。」她继续发号施令。

  我整个人往床上一倒,装死:「做不动,我需要吃豆腐补充能量。」「你的能量超乎你的想像。」她说完微笑着跪在床上,背对着门口朝床头的我爬过来。从我的方向看过去,领口里的酥胸看的一清二楚。跪下之后T恤窜到了腰上,可爱的臀部也露了出来。我昨晚回来没有把卧室的门关的太死,留了个不小的缝隙。透过缝隙我发现,对面卧室昨晚明明关的严丝合缝,现在却开了个口子,而且我好像还看到个身影一闪而过。你妈的又是这臭小子,我本想起身去教训他一顿,又体验到一丝奇妙的电流感传遍我的全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